首页 > 职场乐活 > 智能站 > 灵感?情人?相爱相杀?那些艺术家的缪斯......(下)

灵感?情人?相爱相杀?那些艺术家的缪斯......(下)

时间:2018-10-16 16:45 来源:时尚芭莎

完满的爱情故事总是让人艳羡,但完满的背后常常有着不为外人道的缺憾。

【时尚芭莎网讯】时尚芭莎

乔治亚·欧姬芙《Calla Lilies》,1924年

完满的爱情故事总是让人艳羡,但完满的背后常常有着不为外人道的缺憾。古往今来,缪斯的存在是隐秘而确定的,艺术家或将缪斯藏于画作的背后,或携缪斯一同接受名利的沉浮。

在上篇中,灵感?情人?相爱相杀?那些艺术家的缪斯......(上)三位缪斯都是女性。而这次,一位男性缪斯的身影将出现在我们面前。缪斯的个人魅力给了艺术家无限的灵感,在这篇文章中,我们将看到他们是如何施展魅力,又是如何为自己争取到了那张艺术圈入场券的。

蒙帕纳斯的灵感源泉 


曼·雷《"Noire et Blanche" 》,1926年

Kiki de Montparnasse(蒙帕纳斯的Kiki)在世时,便已被冠上“女王”称号。蒙帕纳斯(Montparnasse)是什么?如果你对上世纪初的巴黎有所了解,一定知道巴黎的左岸(La Rive Gauche)文化,蒙特帕斯便位于塞纳河左岸。这是一个集中了咖啡馆、书店、画廊和美术馆的文化圣地,居住在巴黎的知识分子常常在此出没。

在1920年的蒙帕纳斯咖啡馆举办的午餐派对,Kiki位于前排中间。

Kiki则是蒙帕纳斯自由解放女性的象征,她出现在每一个盛大的社交场合,她与文学家攀谈,与艺术家结为挚友,并成为他们的模特。

出生于法国乡下的Kiki并没有受过正统的教育,12岁的她被送到巴黎谋求一份工作,14岁时便已经成为了雕塑家的裸体模特。

Kiki de Montparnasse

她并不认为自己的工作有何羞耻,她的性格开朗热情、行事大胆,有时甚至风风火火过了头。蒙帕纳斯的许多艺术家都曾以Kiki为灵感作画,他们在画布上留下了她最美的年华,但大多数人最终成为了艺术史的脚注。

Moses Kisling《Kiki of Montparnasse》,1925年

Kees van Dongen《Portrait of a woman with a cigarette》,1922-1924年

先锋摄影大师曼·雷(Man Ray)便为Kiki的魅力所倾倒,在上世纪20年代的大部分时间里,Kiki总是陪伴在曼·雷身边。曼·雷将实验性的超现实主义形象投射在Kiki身上,为她拍摄了数百张肖像照片。

曼·雷《Kiki (Alice Prin)》,1925年

曼·雷《Le Violon d'Ingres》,1924年

Kiki自由奔放的性格使她不同于那些端庄优雅的贵族小姐们,她总是栩栩如生又肆无忌惮。她大胆地拥抱为艺术裸露的身体,一头闯入精英圈子里,搅得循规蹈矩的人们为她着迷。曼·雷爱她自信的神态,她也唤醒了艺术家心中的热情。

Gustaw Gwozdecki《Alice Prin (Kiki)》,1920年

Kiki同样也是一位画家。1927年,Kiki为自己办了一场画展,在开幕式晚会结束时,她那些异想天开的作品几乎全部售罄。她的画作记录了她参与过的那些繁华的社交活动、她的肖像与幻想中的风景。她从一位被他人定义的缪斯,走向了定义时代的标志性人物之一。

Pablo Gargallo《Kiki de Montparnasse》,1928年

在Kiki巴黎的葬礼上,一大群艺术家与粉丝闻讯赶来,在严肃的葬礼之余举行了盛大的游行。她的墓碑上这样写道:“Kiki,歌手、女演员、画家,蒙帕纳斯的女王。”

 小偷缪斯?

当小偷乔治·戴尔(George Dyer)闯入艺术大师弗朗西斯·培根(Francis Bacon)的工作室并被抓获时,他一定没想到这莽撞的行为会得到培根长久的青睐。人们至今仍对小偷与艺术家的故事津津乐道,不可思议的经历为这位缪斯的出现增加了一丝神秘感。

弗朗西斯·培根《Study for Head of George Dyer》, 1967年

乔治·戴尔在遇见培根以前,是一个混迹在街头的无业游民,几乎一直都在靠偷窃生活。戴尔狂浪不羁的气质吸引着培根,上世纪60年代中期,培根将早期绘画中的极端主题转向人物肖像,而戴尔便是他的缪斯。

John Deakin《George Dyer in Soho》,1963年

弗朗西斯·培根《Three Studies For Portrait of George Dyer (On Light Ground)》,1964年

在以戴尔为模特的画作中,培根展现出一反常态的温柔,即便他仍然坚持用自己的方式捕捉着日常生活的怪诞。“我希望我的作品看起来就像一个人在他们之间穿过,或是一只蜗牛在踪迹中留下了它的粘液。”培根用笔触混淆了颜色,打散了边缘并模糊了所涉人物面部的特征。

弗朗西斯·培根《Study of George Dyer in a mirror》,1968年

乔治·戴尔与弗朗西斯·培根的关系既有爱慕也有冲突。培根对危险的迷恋让他对戴尔有着不寻常的溺爱,而戴尔则依靠培根的赞助进入了精英圈,从此摆脱了底层生活。乔治·戴尔频繁出现在培根的画展上,主动为观众指出自己的肖像画,并粗鲁地评价一番。

弗朗西斯·培根《Three Studies for Portrait of George Dyer (on pink ground)》,1964年

戴尔不合时宜的行为令培根心生厌恶,他不再邀请戴尔参与画展,大多数培根的朋友也将戴尔视为一种滋扰。从破落的街头到精致的西装,戴尔无法忍受生活再回到原点,他试图用自杀和滥用药物吸引培根的注意,但这已无法阻挡二人的渐行渐远。

弗朗西斯·培根《Portrait of George Dyer Talking》,1966年

乔治·戴尔最终走向了自我毁灭。培根得知戴尔的死讯后,外表依然坚忍,但内心却已然崩溃。情感鞭挞始终困扰着培根,而内疚也跟随着画家走完了余生。

 从缪斯到艺术家 

乔治亚·欧姬芙《Oriental Poppies》,1927年

上世纪最知名的美国女艺术家之一乔治亚·欧姬芙(Georgia O'Keeffe)也曾是他人的缪斯。说到20年代欧姬芙在艺术圈的快速成名,就不得不提她的丈夫:摄影师阿尔弗雷德·斯蒂格里茨(Alfred Stieglitz)。

阿尔弗雷德·斯蒂格里茨与乔治亚·欧姬芙

阿尔弗雷德·斯蒂格里茨在今天常被我们视为现代艺术之父,他是将摄影推崇为艺术的先行者,也同时经营着纽约许多具有声望的画廊。

在欧洲长大的斯蒂格里茨在1891年回到纽约,此后一直致力于将前卫的欧洲艺术家介绍至美国。他同时因创作具有开创性的摄影作品而出名,并创办了自己的摄影杂志。

阿尔弗雷德·斯蒂格里茨《Grand Central Terminal》,1929年

当阿尔弗雷德·斯蒂格里茨遇到乔治亚·欧姬芙时,后者还是一个在德克萨斯州教书的无名艺术家。在未见过面的情况下,斯蒂格里茨被欧姬芙的作品深深吸引,并为她举办了一场个展。

阿尔弗雷德·斯蒂格里茨《Portrait of Georgia No .1》,1923年

他们的感情在工作中滋生,在纽约颇有声望的斯蒂格里茨倾力帮助这位有才华的年轻艺术家。在那段相隔两地的时间里,写信成了二人沟通的唯一渠道。在欧姬芙给斯蒂格里茨的一封信中,她写道:“我是那么喜欢你,而这常常把我吓到。”

阿尔弗雷德·斯蒂格里茨《乔治亚·欧姬芙》,1918年

1918年,在斯蒂格里茨的帮助下,欧姬芙搬到纽约开始了职业艺术家的生活。他们之间建立了一种专业的关系,斯蒂格里茨帮助欧姬芙提升与推广她的作品,而欧姬芙给了斯蒂格里茨摄影的灵感。

阿尔弗雷德·斯蒂格里茨《Georgia O’Keeffe with watercolor paint box》,1918年

欧姬芙是斯蒂格里茨一直渴望的缪斯。在斯蒂格里茨最多产的时期,他痴迷地拍摄着欧姬芙,从身体部位的特写镜头到生活中的抓拍,他展现了欧姬芙的情绪与不经意的美。斯蒂格里茨一生中为欧姬芙拍摄了350幅肖像。

阿尔弗雷德·斯蒂格里茨《Georgia O’Keeffe – After Return from New Mexico》,1929年

在那个男性与女性具有严格性别定位的时代,阿尔弗雷德·斯蒂格里茨与乔治亚·欧姬芙拥有着极为现代的相处模式。二人在工作与生活上都拥有平等的地位,彼此所担任的角色完全出自个人需求,在斯蒂格里茨的帮助下,欧姬芙成为当时最早崭露头角的女性艺术家之一。

乔治亚·欧姬芙《The White Flower》,1932年

缪斯的定义随着时代的更迭不断更新着,她们不再是被动的被挑选的模特,而是可以与艺术家并肩站立的伴侣。她们的情感如艺术家一般炽热,欣赏是双方的共识。

阿尔弗雷德·斯蒂格里茨与乔治亚·欧姬芙

曼·雷坐在Kiki的肖像前,拍摄于上世纪30年代。

如果说我们在这些往事中得到了一些启发,那便是在倾慕的往来中,心碎不可避免。但如今的“缪斯”们,大可以拍拍身上的尘土,走出世俗的枷锁,将人生活得更加潇洒。

[编辑、文/贾雨婧]

[本文由《时尚芭莎》艺术部原创,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时尚芭莎网编辑时尚芭莎,本文系时尚芭莎网独家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EDITOR'S PICK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