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职场乐活 > 文艺场 > 这么古怪的作品,竟然也是雕塑?!

这么古怪的作品,竟然也是雕塑?!

时间:2018-09-12 14:43 来源:时尚芭莎

2017年,豪瑟沃斯画廊曾在上海西岸艺术中心展出过艺术家福斯托·梅洛蒂的雕塑作品。

【时尚芭莎网讯】时尚芭莎

福斯托·梅洛蒂《Contrappunto XI》,不锈钢,1974年

2017年,豪瑟沃斯画廊曾在上海西岸艺术中心展出过艺术家福斯托·梅洛蒂的雕塑作品。其以有趣的结构重新定义了非传统雕塑,并利用雕塑本身和负空间达到了古怪又耐人寻味的巧妙平衡。他于1986年去世,也在同年获得了威尼斯双年展金狮奖。

当代雕塑的关键人物

福斯托·梅洛蒂(Fausto Melotti)与同时代的亚历山大·考尔德(Alexander Calder)、阿尔贝托·贾科梅蒂(Alberto Giacometti)、路易丝·布尔乔亚(Louise Bourgeois)和卢齐欧·封塔纳(LucioFontana)一样,在国内外被视为当代雕塑领域的重要人物。

雕塑家福斯托·梅洛蒂

1901年出生在意大利的福斯托·梅洛蒂,学习过物理、数学和音乐,但直到30岁,他才接触雕塑。这样的经历使得其后期创作涉及了多个领域,也让他在米兰举办第一次展览时,便摒弃了传统雕塑对体量和形式的强调。

这些由白色石膏或是薄金属制成的抽象作品,有着严谨的几何比例和音乐的“对位”感,融合了福斯托·梅洛蒂对数学和音乐的热爱。它们是非物质化的、可穿透的。

福斯托·梅洛蒂《雕塑 编号14》,不锈钢,1935年

紧接着第二年,他就推出了与前一年的抽象概念化作品完全不同的具象化雕塑。12个7英尺高的石膏人体模型看起来空洞而一致,仿佛变成了一个个被剥离到本质的虚拟人物,胸前的手印体现了其个性化的特征。

福斯托·梅洛蒂与《七贤人》

福斯托·梅洛蒂《常人》局部,石膏,1936年

而这些使用了“对位法”(Contrapuntal)的雕塑和《七贤人》作品,不出意外地获得了包括法国和瑞士在内的欧洲国家的瞩目,之后他就于1937年获得了瑞士拉萨拉兹奖(La Sarraz Prize)。

福斯托·梅洛蒂《继莎士比亚之后》,黄铜、印花织物,1977年

另外,福斯托·梅洛蒂的“微型剧院”系列也是其不得不提的代表作。受到二战的影响,他在米兰的工作室被炸毁了。这场破坏带来的影响并不是短短的几年,而是长达20年。

福斯托·梅洛蒂《微型剧场》,1950年

在那场轰炸中,福斯托·梅洛蒂的作品都化为了灰烬,他中断了原先的艺术创作。这段痛苦的经历戏剧性地改变了他的创作风格,并促使其用抽象和具象的元素来创造了这些小而浓缩的世界。从此,“戏剧性”成为了他重要的作品特征。

福斯托·梅洛蒂《微型剧场》,1977年

福斯托·梅洛蒂《微型剧场》,1978年

它们从悲剧中汲取活力,并穿梭于一个又一个的生命故事架构之中。它们是开放的盒子,里面有迷你的小人和一些装饰元素。福斯托·梅洛蒂仿佛是给观众提供了一种微型表演,并给他们留下了想象和挑战的空间。

福斯托·梅洛蒂《微型剧场》,1979年

在这之后,他的作品就变得更加纯熟起来。艺术家本人会时常游走在多种媒介之间,将黄铜、不锈钢、陶瓷和布料等材料运用在雕塑中。更多样的艺术形式呈现在观众面前,如陶艺、纸上作品、浅浮雕等等。

福斯托·梅洛蒂《卡瓦利诺》,1960年

“空中绘画”


福斯托·梅洛蒂曾写道:“皮埃罗·德拉弗朗西斯卡的画、巴赫的音乐和理性主义建筑——这些都是缺一不可的艺术。”这无疑彰显了他坚信抽象艺术与建筑、音乐和数学之间的联系,并希望把这种联系运用在自己的作品之中。

福斯托·梅洛蒂《媚俗的日落》,黄铜、纸(着色),1977年

因此,其后来的作品中总是流露着一种精心计算和设计过的韵律。他把三维空间看作画布,利用不同材料在空间中作画。

福斯托·梅洛蒂《女巫》,黄铜,1966年

如果要盘算福斯托·梅洛蒂哪个时期的作品最有名,那应该就是上世纪60年代中期和70年代了。在这个时间段,艺术家经历了他艺术生涯的重要转折,所创作的作品大多生动有趣,穿透的架构中还蕴藏着叙事化的符号。

福斯托·梅洛蒂《Contrappunto Piano》,黄铜,1973年

福斯托·梅洛蒂《空中花园》,不锈钢、镍黄铜,1970年

梅洛蒂的作品还有一个独特的地方:就是其造型会和周围流动的空气有种共鸣感。这种共鸣可以说是视觉上的,也可以说是听觉上的。

福斯托·梅洛蒂《人妖(六心)》,不锈钢,1973年

福斯托·梅洛蒂《中午》,不锈钢,1975年


颤抖在具象的固体性和抽象的无物质性正好交界的边缘。这些作品唤起无意识的启示,带人走近一个狭长的充满梦幻、语言、神话和记忆的领域。

——策展人道格拉斯·福格(Douglas Fogle)

福斯托·梅洛蒂《泰斯皮斯的战车》,黄铜,1977年

金属丝或电线是福斯托·梅洛蒂的常用创作材料,纤细的体征让他能够在三维空间中实现空间素描,让自己的核心概念以及音乐感得以完成,并实现对雕塑作品的创新。

福斯托·梅洛蒂《月亮之旅》,黄铜,1973年

福斯托·梅洛蒂《水上的小博物馆》,黄铜、石膏、彩绘赤陶、绘画纸张、不锈钢,1979年

展览与作品分析

近年来,福斯托·梅洛蒂的重要个展走过了苏黎世、纽约、摩洛哥等地,也相继去到了豪斯沃斯画廊空间、摩纳哥新国家博物馆帕洛玛别墅、威尼斯的佩吉·古根海姆美术馆、德国曼海姆艺术馆和瑞士温特图尔美术馆等空间。

雕塑家福斯托·梅洛蒂

而关于其2017年在豪斯沃斯苏黎世的个展,可以说是首次是以强调人与动物的关系,进而展开的对福斯托·梅洛蒂的研究。它涵盖了艺术家使用的各种材料和媒介,也包括了一些动态隐喻作品。

福斯托·梅洛蒂2017年在豪斯沃斯的瑞士个展“伊甸园”现场

“伊甸园”的主题则是基于艺术家的戏剧风格转变,打造了一个多样的幻想世界,并将观众带入了这个次元之中,又让他们相信自己所待的地方就是艺术家的伊甸园。

福斯托·梅洛蒂2017年在豪斯沃斯的瑞士个展“伊甸园”现场

作品《旅程》就展示了艺术家对于动物和“对称性”的兴趣,它打破了线条和结构之间的固有模式,奇妙地维持了一种令人耐人寻味的姿态。

福斯托·梅洛蒂2017年在豪斯沃斯的瑞士个展“伊甸园”现场

另外,观众再仔细观看作品《随着镜子》:它分为两层,八个部分代表了音乐中不同的旋律,也表达了音乐中“对位”的概念。而以叙事性来说,雕塑中的每个部分则代表着一个女人一天中的不同时刻。

福斯托·梅洛蒂《随着镜子》,黄铜、陶土、镜子,1979年

它的灵感则来自于早期的“微型剧院”系列,福斯托·梅洛蒂以戏剧作为创作基础,把故事放在多幕剧中展开,让观众在每一幕中加入自己的理解与想法。而从框架结构上垂下的铜片,则代表着音乐中的休止符。

福斯托·梅洛蒂《随着镜子》局部

同样的手法也出现在作品《小丑的新娘》之中,它引用了《艺术喜剧》中的小丑形象,巧妙运用意大利剧场文化中的历史,又表达了一种不可模仿的诗意叙事。

福斯托·梅洛蒂《小丑的新娘》,黄铜、石膏、织物、绘画纸张,1979年

一方面,福斯托·梅洛蒂利用简略的表达,描绘了一对人物斜倚在戏剧化的大轮子马车里;另一方面,这就像是一位脑回路复杂的平面设计师的作品。总的来说,它们再一次证明了戏剧是福斯托·梅洛蒂艺术生涯中的一个重要主题。

福斯托·梅洛蒂《小丑的新娘》局部

福斯托·梅洛蒂的雕塑作品大多看起来轻松、有趣、个性十足,但在这背后蕴藏的是严谨的几何秩序、美妙的音乐韵律和不一样的人生故事。这种非传统雕塑的出现,对于整个雕塑界的发展来说,是至关重要的。

[编辑、文/裘纯纯]

[本文由《时尚芭莎》艺术部原创,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时尚芭莎网编辑时尚芭莎,本文系时尚芭莎网独家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EDITOR'S PICK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