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职场乐活 > 文艺场 > 面对移民、物质与空虚,艺术家们做了什么

面对移民、物质与空虚,艺术家们做了什么

时间:2018-06-26 15:01 来源:时尚芭莎

在美国这样的移民国家,面对背井离乡的文化割裂和日常的泛物质带来的空虚,痛楚和快乐都像是五彩的碎片。艺术家用拼贴将裂痕弥补,如万花筒般,晃一晃都是隔着玻璃的缤纷。

【时尚芭莎网讯】时尚芭莎

凯瑞·詹姆斯·马歇尔《美容学院,文化学院》,2012年

在美国这样的移民国家,面对背井离乡的文化割裂和日常的泛物质带来的空虚,痛楚和快乐都像是五彩的碎片。艺术家用拼贴将裂痕弥补,如万花筒般,晃一晃都是隔着玻璃的缤纷

拼贴艺术的诞生


一百年前的立体主义将壁纸贴在画布上,来为平面画风增加三维视觉效果时并没有意识到,拼贴会成为一个重要的艺术手法,就像可口可乐在发明之初只是一款美味的糖浆而已,后来在其中加入苏打水之后才变成了家喻户晓的碳酸饮料。

理查德·汉密尔顿《室内》,1964年

如果将现在随处可见的拼贴艺术比作可口可乐的话,立体主义就像是最初的糖浆,而这个“苏打水”契机则是1947年艺术家爱德华·保罗奇(Eduardo Paolozzi)的《我是一个有钱人的玩物》,这是第一幅完全由从时尚杂志上剪下的图像所组成的拼贴画。

爱德华·保罗奇《我是一个有钱人的玩物》,1947年

历史或多或少是废话。它是传统,我们不要传统,我们要活在当下。

——爱德华·保罗奇


上世纪50年代末,随着波普艺术如火如荼地开展,艺术家们天天被各种广告图像和符号所轰炸,他们的身临其境普遍导致了创作上更为大胆、进取和反思。

理查德·汉密尔顿《是什么让今天的家变得如此不同、如此诱人?》,1956年


理查德·汉密尔顿(Richard Hamilton)将大量杂志剪贴到卡片上,他用获取的材料创建了一个未来客厅的清晰图像,在今天看来不得不感叹艺术家的超前性思维。

理查德·汉密尔顿《是什么让今天的家变得如此不同?》,1992年

如果说汉密尔顿描述的是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幻想,贾斯培·琼斯(Jasper Johns)和罗伯特·劳森伯格(Robert Rauschenberg)则看到了其黑暗的一面,他们讨论的是周围单调乏味的生活现实。

贾斯培·琼斯《三个国旗》(局部),1958年


波普艺术家们将资本主义消费时代的“下脚料”都拼到了画布上,通过拼贴和组合将低俗文化变成了艺术,如同咖喱味的可口可乐一样,彻底颠覆了人们对拼贴艺术的固有认知。

罗伯特·劳森伯格《天桥》,1964年

文化的间隔


在21世纪的今天,拼贴艺术在美国尤为盛行,这与其历史上大规模的移民息息相关。面对背井离乡的文化割裂和资本主义消费时代下物质的泛滥,以及随之而来对于种族及身份认知的困扰,越来越多非裔艺术家用拼贴艺术来应对情感上的伤痛。

Njideka Akunyili Crosby《超级蓝色》,2016年

拼贴手法的多元以及非现实的重组和叙述方式,极大影响了当代艺术家的创作形式和观念。Njideka Akunyili Crosby是当今擅长使用拼贴手法的艺术家之一,她的作品专注于现代的家居内饰、日常生活片段和社交聚会。

Njideka Akunyili Crosby《当一切进行的很好》,2017年

Crosby出生于尼日利亚,她在16岁时搬到美国,现工作生活于洛杉矶。Crosby常常将尼日利亚政治人物头像、名人和流行歌星剪贴在一起成为背景,从中可以感受到她对本国文化的依恋,以及面对东西方两种文化混合时的错愕感。

Njideka Akunyili Crosby《正如我们所见,Jand的梦想》,2017年

Njideka Akunyili Crosby《“美人还没出生”可能不会持续很久了》,2013年

另一位艺术家凯瑞·詹姆斯·马歇尔(Kerry James Marshall)也很擅长将西方现代绘画技法与黑人美学相结合,他的拼贴画《过去的时代》以2100万美元的价格在苏富比拍卖会上落槌,是当今最高的在世非裔艺术家作品成交纪录。

凯瑞·詹姆斯·马歇尔《过去的时代》,1997年

凯瑞·詹姆斯·马歇尔《过去的时代》(局部),1997年

马歇尔的画中常常出现理发店及俱乐部的场景,从历史上看,这些是非洲裔美国人交流娱乐的聚集地。鲜艳的海报拼贴和明亮的光线对比,无不映衬出这个民族欢快的文化属性。

凯瑞·詹姆斯·马歇尔《无题(俱乐部)》,2013年

情感的弥补


在上世纪70年代,哈佛大学学习临床心理学研究所通过让洪水幸存者拼贴照片的方式,以应对其创伤后的心理压力,这种治疗方法的特殊性在于是通过图像来进行治愈。

Njideka Akunyili Crosby《前身》,2013年

拼贴画将不同元素黏合在一起,一定程度上暗示伤害的愈合,这是达达主义和波普艺术在一战后大量运用这种技法时所默认的理由。

Njideka Akunyili Crosby《花园欣欣向荣》,2016年

在感受不同文化的冲突中,随之而来的还有情感上的撕裂。在马歇尔早期“隐形人”系列作品中,他将黑人画像中的肤色与黑色背景融为一体,体现了艺术家对种族歧视的暗讽。

凯瑞·詹姆斯·马歇尔《画家影子的自画像》,1980年

Crosby的作品中经常用拼贴的手法将人物隐藏在地毯或墙面中,从而将观众的视线分散在室内的各个角落。在她的作品中,拼贴既是一种视觉冲突,也是对情感上空洞和迷茫的弥补。

Njideka Akunyili Crosby《Dwell Aso Ebi》,2017年

Njideka Akunyili Crosby《母亲和孩子》,2016年

如同记忆一样,人们对于外界事物的感受往往是片断化的,我们不应该低估拼贴的重要性,当历史因素、自身认知以及当下感受交织在一起形成情感的创伤时,往往需要艺术将其拼贴治愈。

©版权声明:时尚芭莎网编辑时尚芭莎,本文系时尚芭莎网独家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EDITOR'S PICK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