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职场乐活 > 文艺场 > 如果你的丈夫是一位艺术大师,该如何摆脱他的光环?

如果你的丈夫是一位艺术大师,该如何摆脱他的光环?

时间:2018-09-05 18:43 来源:时尚芭莎

对艺术家李·克拉斯纳而言,自己的丈夫成为了其一生中无法绕开的话题。无论她与杰克逊·波洛克的生命轨迹如何缠绕,我们都无法否认——李·克拉斯纳就是一名真正的、杰出的、独立的艺术家。

【时尚芭莎网讯】时尚芭莎

李·克拉斯纳《Noon》,1947年

对艺术家李·克拉斯纳而言,自己的丈夫成为了其一生中无法绕开的话题。无论她与杰克逊·波洛克的生命轨迹如何缠绕,我们都无法否认——李·克拉斯纳就是一名真正的、杰出的、独立的艺术家。

“我很巧地成为了杰克逊·波洛克的夫人。但我还是一个女人、犹太人、寡妇、画家,而且,我还是个很独立的人。”——李·克拉斯纳

艺术家李·克拉斯纳(Lee Krasner)

=========

「话语权在谁那里? 」

二战后,纽约取代巴黎成为了新一代的世界艺术中心。除了一大批来自欧洲的艺术家开始在纽约定居,新的艺术流派也逐渐崭露头角。其中,在纽约画派(NEW YORK SCHOOL)的领导下,抽象表现主义成为了最突出的代表。

李·克拉斯纳《Thaw》

抽象表现主义的艺术家们,以抽象的主题表达着最纯粹的情感体验,为现代艺术提供了全新的实验方向。杰克逊·波洛克、威廉·德·库宁、马克·罗思科、巴内特·纽曼等人,一下子就成为了纽约炙手可热的人物。

活跃于上世纪的一批抽象表现主义女性艺术家

在当时,无论是数量还是舆论,男性都在抽象表现艺术中占据了绝对优势。包括李·克拉斯纳、海伦·弗兰肯特尔、爱兰妮·德·库宁等女性艺术家,大多都是以“XX夫人”的身份存在于这个圈子中。

李·克拉斯纳《Untitled》

虽然,她们的创作与那些男人相比毫不逊色,甚至更加杰出而前卫,但她们的话语权始终被压制于男性之下。这样的处境让她们颇为不满,就像克拉斯纳曾经抱怨的那样:“有一些人是艺术家,有一些人则是‘夫人’,我被认为是‘夫人’——尽管我也是个画家。

李·克拉斯纳《The Sun Woman II》

就像琼·米歇尔厌恶别人将其称为“女艺术家”一样,李·克拉斯纳也拒绝被贴标签。她们不希望艺术界将“女性”视为特殊的存在,而应当是同男人一样,两者是完全平等的存在。大家拥有相通的创作理念,进行着各自的创作,应当得到艺术界无差异的对待与审视。

李·克拉斯纳《Gothic Landscape》

上世纪60年代末,随着女权运动的兴起,李·克拉斯纳等一批女性得到了艺术界的广泛承认,她们终于夺回了属于自己的话语权,抽象表现艺术再也不是专属于“男性”的艺术形式。她们的创作为之后的女性开辟了更加自由的环境,艺术家的身份就此与性别无关。

李·克拉斯纳《Palingenesis》

=========

「如何成为一名抽象表现主义者? 」

在如此艰难的生存环境下,克拉斯纳究竟是如何成为一名杰出的艺术家的?这还要从她的经历讲起。其实,克拉斯纳的原名叫Lenore,Lee只是她后来的化名,因为在美国,Lee是一个男女通用的名字。

艺术家李·克拉斯纳

出生于传统犹太家庭的克拉斯纳,从童年时就立志成为一名职业艺术家。在高中时期,她就独自一人前往华盛顿完成高中学业,因为那里的中学提供艺术课程。之后,她先后在库伯联盟学院(Cooper Union)、国家设计学院学习,在系统的培训下,克拉斯纳逐渐积累了丰富的专业知识与技巧。

李·克拉斯纳《Self Portrait》

在学校期间,李·克拉斯纳就开始不断进行自我突破。她曾经将画架放在自然环境中创作了一幅自画像,学校的教授们看到这幅作品时都十分震惊。1928年,她加入了纽约艺术学生联盟(Art Students League of New York)。

李·克拉斯纳《Self Portrait》,1930年

第二年,随着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的开幕,一大批前卫的艺术家活跃于人们的视野之中。在传统院校接受的艺术教育,让李·克拉斯纳感觉到了束缚,她想要摆脱学院派对她创作的限制,用一种全新的视角理解现代艺术。

李·克拉斯纳《Past Conditional》

李·克拉斯纳《Nude Study from Life》,1938年

于是,她抛弃以往的知识,开始重新学习。在汉斯·霍夫曼那里,画面的二维性和对色彩的运动,让她的抽象主义意识开始萌芽。为了生计,她加入了政府组织的壁画艺术项目中,成为了壁画艺术家的助手,但大型壁画中的具象创作始终无法令她满意,她渴望创作抽象的作品。

李·克拉斯纳《Burning Candles》

1942年,麦克米伦画廊举办了“美法油画展”,展览呈现了三位抽象艺术家的作品,他们分别是李·克拉斯纳、杰克逊·波洛克和德·库宁。在这次展览中,李·克拉斯纳认识了初出茅庐的波洛克。在之后的活动中,她向波洛克介绍了自己的恩师霍夫曼,后者洒泼颜料的创作方式,对波洛克的“滴画”产生了直接影响。

李·克拉斯纳《The Seasons》

在和波洛克成为夫妻后,两人的创作进入到一个全新的阶段。他们相互影响、相互探索,并对抽象表现主义的理解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从1946年开始,李·克拉斯纳开始创作“小图像”系列(Little Image),她受到象形文字、符号的启发,将之以油漆颜料厚厚地堆积于画布上,丰富而富于变化的质感形成了独特的语言与文本阅读性。

李·克拉斯纳《Shattered Color》,1947年

李·克拉斯纳《Shellflower》,1947年

当然,从年轻时就善于自我否定与突破的李·克拉斯纳,在完成了一系列“小图像”的作品后,又开始尝试新的风格。自动绘画、拼贴画、水粉画......在一次次的尝试与拒绝中,李·克拉斯纳会销毁掉不满意的画作,直到自己满意为止。因此,她现存的作品十分稀少,其数量远不及自己丈夫的作品。

李·克拉斯纳《Composition》(局部),1949年

李·克拉斯纳《Portrait in Green》

=========

「艺术家:男人与妻子」


虽然,与波洛克的婚姻成功地开启了李·克拉斯纳之后的抽象艺术生涯,但作为一名妻子、一名艺术家,她曾苦苦挣扎于自己的社会身份与角色——这样的心理体验对她的创作产生了极为深刻的影响。

李·克拉斯纳与杰克逊·波洛克

婚后,李·克拉斯纳在“小图像”之前,曾一度放弃自己的创作,将全身心都放在波洛克的事业发展中。她向波洛克引荐霍夫曼、德·库宁等抽象表现主义艺术家,向他介绍佩吉·古根海姆等赞助人与收藏家,甚至还联系到了著名摄影师汉斯·纳穆斯,为波洛克的“滴画”创作过程,留下了500余张珍贵的照片资料。

李·克拉斯纳《Gaea》,1966年

李·克拉斯纳《Combat》

当然,在“小图像”后,克拉斯纳再次捡起了自己的画笔,夫妻两人之间的创作产生了不可忽视的联系与影响。但整个艺术界,却再也无法将她视为一名真正的艺术家,她的名字永远和波洛克的连在一起。

李·克拉斯纳《Shattered Light》

1949年,在一场名为“艺术家:男人与妻子”的节目中,艺术评论家说道:“这些妻子,倾向于'整理'他们丈夫的风格——将丈夫笔下无拘无束的线条,变成整齐的小方块和三角形。”这样的言论,无疑是对李·克拉斯纳“小图像”系列的嘲笑与讽刺。


为了避免人们对她的成见,克拉斯纳在自己的作品中,常常署名为“LK”。她希望这样毫无性别特征的签名,能够让人们避免强调她作为某人妻子的身份。

李·克拉斯纳《Vernal Yellow (Spring Yellow)》

李·克拉斯纳《Vernal Yellow (Spring Yellow)》(局部)

直到今天,我们提到李·克拉斯纳时,无法避免地会提到杰克逊·波洛克,我们也无法设身处地地判断,波洛克夫人的身份对她来说,究竟是福还是祸。但无法否认的是,作为一名艺术家,李·克拉斯纳无疑是杰出的;作为一名妻子,她也是忠于婚姻与丈夫的。

李·克拉斯纳《Night Creatures》,1965年

但是,我们无法在讨论她的艺术创作时,带上婚姻的有色眼镜;也不能在回顾其人生时,掺杂对艺术创作的偏见。李·克拉斯纳的艺术是属于她自己的,但所有创作也是由她的生活经历而决定的——所以,为何不更加理智、客观地去看待她们呢?

[编辑、文/景雨萌]

[本文由《时尚芭莎》艺术部原创,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时尚芭莎网编辑时尚芭莎,本文系时尚芭莎网独家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EDITOR'S PICK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