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职场乐活 > 智能站 > 不做雌雄大盗,一样浪迹天涯

不做雌雄大盗,一样浪迹天涯

时间:2014-07-23 13:07 来源:时尚芭莎

有人说每一代人的使命就是干掉上一代。你看,你们我们他们,70、80、90,本质并未不同,从一开始就注定了,我们每一代人中总有一群不安的都市冒险家,始终追求着前进与改变。

【时尚芭莎网讯】

由于特殊的工作属性,我们总是在“旅行”,此刻还踩着15厘米的恨天高像一只随时都会摔倒的火烈鸟在英国女王的私人晚宴上,几天后又一身宽肩套装,宛若肱二头肌发达的wonder woman,集体出现在纽约赫斯特大厦鸟瞰整个曼哈顿的全景会议室;更确切地说,是“旅行”像对待一个脆弱的包裹一样不由分说地把我们准确无误地投递到地图上的任何一个坐标,而我们必须要做的,就是准备好目的地人民期待我们所带来的一切,并且在涂得像心血管解剖图一样麻密的schedule上争夺出生病、倒时差、和孩子亲吻告别的时间,忘掉忍受,学会享受。

是的,地球人管它们叫出差,而我们幽默地管它们叫做working holiday,即便是再辛苦的work里,总是有一份happy在,因为我们从来不做不喜欢的事。

最美好的旅行都在记忆里。早已习惯了一天往返上海、一夜逗留香港,三天往返巴黎,即便如此,我们也从未因为遗憾行旅匆匆,而错过M on the Bund馥郁欲滴的苏芙蕾、桥底辣蟹比手臂还粗的濑尿虾,2分钟就能在航站楼打包的鹅肝酱马卡龙……纵使幸福来得太快,经停的分秒,舌尖的千千万万个味蕾打开小伞,喜悦膨胀扩大,被记忆无限扩大封存。所有辛劳的旅程,都因此有了欢乐的脚注。

旅行的意义究竟是什么?逃离闹哄哄的都市?用环游世界“涨姿势”?放空休息享受?旅游、旅行、度假的区别在哪里?人类最早的旅行是为了什么?

在很久很久之前,久到大航海时代之前。中国的强盛丰饶令全欧洲痴迷,贵族们做梦都想穿着中国丝绸袍子睡觉。普鲁士国王热爱中国瓷器,想买却囊肿羞涩没有银两,只好用普鲁士壮汉去换中国盘子。而西班牙王室则资助哥伦布去世界寻找银矿,于是最初的旅行——大航海时代由此改变了地球的文明进程。

最初的旅行是为了改变,为了求知,为了仰慕异族文化,传播文明与宗教。如今,有关旅行的一切都在变,交通工具、消费习惯、娱乐方式……只有旅行的意义,从未改变,那就是——改变。

改变现世的人生态度,改变忙躁的生活节奏,改变失恋的心情,改变眼界与世界……一切都在为了寻求改变。年轻一代的旅行方式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旅行就像买电影票吃爆米花一样说走就走。旅行不再需要计划打算,15分钟十指飞键,搞定全球吃喝玩乐。他们不再精打细算,不再精密计划,旅行就像台风,说来就来。旅行成为了生活常态,甚至成为他们生活工作的全部。她们不再小心擦亮Chanel 2.55 ,他们不再熨平YSL领带,Monolo Blannik过于脆弱占地儿,不如一双Y3一件Kenzo走天下来得潇洒。他们不再追求Jet Set,从不像他们的母亲一样艳羡过杰奎琳从直升机上走下来艳光照人的一刻。他们主动放弃安逸的生活,傲娇地要求着绝对的自由,他们不在乎旅行的目的,不在乎下一夜在何处安身。他们说:“上一代人对待旅行就像征服,去没去过的地方,展示集满了签证的人生履历。而我们,旅行是一种生活方式,在别处,我们依然过生活。”他们从不屑于循规蹈矩,就像小镇野玫瑰,自由不羁。不是雌雄大盗,一样浪迹天涯。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

有人说每一代人的使命就是干掉上一代。你看,你们我们他们,70、80、90,本质并未不同,从一开始就注定了,我们每一代人中总有一群不安的都市冒险家,始终追求着前进与改变。青春是你的选择,旅行也是你的选择。就像我们,宁愿在寂寞中默默努力,也不愿接受眼前的安逸享乐。

文/苏芒

©版权声明:时尚芭莎网编辑,本文系时尚芭莎网独家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EDITOR'S PICK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