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职场乐活 > 真偶像 > 比星辰大海更辽远的,是中国航天人的征途

比星辰大海更辽远的,是中国航天人的征途

时间:2021-12-23 04:41 来源:时尚芭莎

我们的梦想是,星辰大海!

【时尚芭莎网讯】时尚芭莎

天问一号火星探测器发射成功,火星车祝融号成功着陆在火星红色的土地上。这代表着中国航天从地月系到行星际的历史性跨越。这则新闻鼓舞着全中国人民,也带给《问天》剧组的几位主创成员更深感受,毕竟,他们在历经5个月杀青的作品中亲身讲述了中国航天人三十多年的光荣与艰辛。

导演张蠡从《问天》还没正式立项就参与剧本的策划和创作,他在这部剧中投入了很多精力和感情。从2018年开剧本研讨会到2020年12月底正式开机,剧本经过的几番推倒重写大修改他都有参与。

“我个人认为电视剧创作一定是以人物命运或人物成长为主体的。”张蠡说,“在这个戏里,我更多的是把航天人如何面对他们的事业和生活,为什么能把自己的一生奉献给航天事业呈现出来。”导演希望自己能把人物塑造得有血有肉,让角色为航天人发声,讲述他们的故事。开机前两个月,导演专门闭关精心修改剧本,力求台词情节精益求精。

全剧由三代航天工作者穿起主线。凌潇肃和吴健饰演一对兄弟方啸天和方撼天。兄弟俩先后成为我国航天优秀科技工作者。何雨晴出演凌潇肃的事业伙伴和人生伴侣,一位优秀的女性航天科技工作者。耿乐出演的林泽也是一位航天专家,后期因为家庭原因转入到民营航天集团,又在国家需要的时候发挥了航天人的奉献精神。时间线从主要角色的20多岁到50多岁,带着观众一起经历中国航天事业的发展。


导演说,《问天》突出的是“大”,第一就是“事件大”。横跨三十多年,讲述我国航天发展历程。他自信地宣布《问天》中会展现出很多观众平常看不见的航天事业细节。他说:“这些细微的东西是需要我们静下心来去感受的。”在细节展示的根本上,导演也使用“事件堆砌”的技巧加快内在节奏让现代观众更容易接受。

大量的转场也是《问天》“大”的一部分。从我们熟知的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到西昌、文昌、西安测控中心、上海各种航天企业、深圳的民营航天甚至在瑞士举办的航天国际会议,无论国际还是国内,导演希望在方方面面展示出我国航天事业的全景。

-30℃的奉献


酒泉的自然景观给耿乐留下了深刻印象。“我们飞到嘉峪关,再开车3个多小时才到酒泉基地。3个多小时,周围什么都没有,就一条大路,两边是戈壁。只有酒泉发射中心是有绿植的。”这片绿洲是中国航天人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在一无所有的大戈壁一点点开发建立起来的,到现在拥有了商店、邮政、银行……

演员们对酒泉的印象就是冷。“除了风沙就是低温。”吴健说。零下30摄氏度的室外温度时时考验着全剧组,穿多厚也不觉得暖和,即使全身贴满了暖宝宝也毫无作用。导演一喊停,演员们就冲到室内最近的暖气旁边取暖。


耿乐回忆说,一次拍摄场景在60年代发射两弹一星的一号基地。开车去基地的路上突然刮起巨大的沙尘暴,他坐在车里就能听到沙子击打玻璃的声音。基地门口站岗的士兵口罩上堆了沙子,风大到一个人不能推开轻巧的栅栏门。当地人说,这已经是沙尘暴最轻的季节。


在那么偏远荒芜的地方,很多人一待就是一辈子,“奉献”两个字无法概括表达出对航天人的付出与牺牲。耿乐在拍戏间隙和做群众演员的70多岁老先生聊天,得知他在60年代刚建设航天城时就来到这里了。耿乐问他退休了怎么还在这里为什么没回到城市中,老先生回答说在这里待惯了不愿意走,回到老家还不适应。类似这样的故事比比皆是,航天人奉献了自己又奉献子孙。演员们被他们的朴素情感打动,要好好地讲出航天人的喜怒哀乐。


何雨晴在采访中表示,观众看到的只是火箭发射成功的时刻,但不知道航天工作者背后的工作状态和流程。“等我们这部剧播出的时候,全国观众就知道原来火箭发射升空背后的工作是这样的流程,这个是揭秘,也是科普。”历代航天人的牺牲是何雨晴拍摄中感受最深的地方。2020年12月28日开机前,全剧组都到酒泉烈士陵园祭拜为航天事业牺牲的烈士们。“全剧组都受到了心灵上的洗礼。非常震撼,特别伟大。”何雨晴说。

老演员面对新问题

剧本时间跨度定在三十年左右。剧中的角色也从20多岁的年轻人演到50多岁的中坚力量。对演员们来说,出演跨度这么大的角色是一种挑战,更不要说晦涩专业的台词。耿乐特别在采访中举例:“垂直总装设计厂房。”他说:“你听我现在说没问题,我这是练了好久了。”垂直总装设计厂房是火箭造好后竖起来存放的空间,比火箭还要高。


吴健在其他作品中已经出演过一次航天员,经受过专业训练,他对剧中的专业部分处理起来还算得心应手。“如果对标现实生活当中的航天员,我是1998年第一批航天员。我在剧中各方面的成绩、数据都非常好,经常都是第一、第二,但造化弄人可能有戏剧性,我到最后都没有上天。”剧中弟弟方啸天经过训练和成长成功上天,也算实现了哥哥方撼天的心愿。


为了演好航天人和弟弟,凌潇肃特别多次找吴健沟通讨论。作为独生子的凌潇肃不知道怎么更好地把控兄弟情,吴健则毫不吝啬地分享了自己和姐姐日常有事互相商量的细节。耿乐和凌潇肃在剧中有很多“对抗、较劲”的对手戏。耿乐觉得凌潇肃是一个有个性的演员,常常会根据现场不同的感觉给予表演变化。“我喜欢这样的演员,让你随时都可以跟他有火花,有意外。”耿乐说。


导演张蠡对演员的表扬也毫不吝啬,他认为每一个演员都做到了最好。表扬完大家,他也透露了一个小细节。因为剧本台词有大量的专业性词汇,演员们都背得很辛苦。凌潇肃作为主演,场次多、台词量大,背起来更难。“他最后都落下病了,害怕说台词。”张蠡说,“不是说他不背台词,他真背了半宿,第二天一到现场就紧张。”老演员面对新问题,也只能硬着头皮上。

一夜白头的导演


这部戏的成功杀青全靠导演张蠡。五个月的拍摄,他一个人担负起所有的责任。“张导是那种稳定性特别强的导演。”耿乐说,“导演是一个剧组的灵魂,他们永远不散,一直这么持续才造就了作品的成功。”吴健说导演是细腻的、有想法的、严格的,在表演上又给演员足够的空间发挥。


导演的稳定带给剧组极大的稳定和压力。一方面大家看到导演充满安全感,另一方面也担心他不眠不休地工作倒下了怎么办。团队甚至开玩笑想给导演下药拉肚子强迫他休息,毕竟他是全剧组年龄最长者。张蠡导演说自己没有比谁精力更加过剩,三十年军旅生涯确实给他打下了坚实的身体基础,也因为剧组面对的问题他不得不打起精神面对。


回忆起五个月的拍摄,张蠡导演说没有一天不出状况的。“整个拍摄都印象深刻,就像一场梦。这场梦我今天清醒过来以后觉得都不可思议。整个拍摄过程中困难重重,有时会感觉随时可能面临这部戏的终结。”每一个真实场景都需要剧组做大量的沟通工作才可能得到拍摄许可,临时因为改场景而调整台词更是家常便饭。

“从内心深处感到焦虑。那种一天都在焦灼状态下我是从来没有遇到过的。”张蠡导演说,自己拍摄这部剧一夜白头。他凭着每天默念“坚持、隐忍”艰难度过。无论多辛苦,导演依然要保证当天计划拍摄完成。最终,剧组提前10天杀青,所有拍摄计划完成。导演说:“这也是个奇迹,在我从影30多年经历中,这部戏是我经历最有意思的一次。我觉得这是上天在保佑着中国的航天事业。”



摄影/尹超

编辑/张婧璇

妆发/窦凯(凌潇肃、何雨晴)、

周钰(耿乐)

杨康 DDJ studio(张蠡、吴健)

制片/蛙蛙

形象/雨析

服装助理/同方、佳佳

©版权声明:时尚芭莎网编辑时尚芭莎,本文系时尚芭莎网独家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