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职场乐活 > 真偶像 > 日本第一“航天妈妈”山崎直子,与你聊聊太空飞行那些事

日本第一“航天妈妈”山崎直子,与你聊聊太空飞行那些事

时间:2020-06-25 18:25 来源:时尚芭莎

2010年,山崎直子代表日本登上美国“阿特兰蒂斯”号航天飞机前往太空。

【时尚芭莎网讯】时尚芭莎

彼时,她是一个女孩的妈妈。十年后,在疫情肆虐全球的时期,带着对未知的渴求,《时尚芭莎》独家专访了山崎直子,和她在密闭的室内空间,聊了聊无垠的宇宙和太空飞行的回忆。

“在太空中我们不能离开飞船,也不能打开窗户,生活更为孤立。我们没有自由,必须和同一堆人在同一个空间内一直在一起,工作、学习、居住。”与山崎直子的采访是从谈论疫情开始的。她回忆起在空间站的感受,和现在的疫情隔离有一些相似之处。

 

作为日本第八位宇航员,据山崎直子从太空返回地球已经过去了十年。但谈论起当时,她说经历的一切依然历历在目。“飞船里有7个人,加上,6个长期在国际太空站工作的前辈共13人。这样的生活和与更多的人一起隔离有所不同。”

 

出生于1970年,山崎直子遗憾自己没有赶上见证1969年阿波罗六号登陆的盛世。“我有个哥哥,他对太空很感兴趣。”在哥哥的影响下,山崎直子喜欢上科幻电影,对太空充满向往。“我喜欢看《宇宙战舰大和号》以及后来的《银河铁道999》。”若干年后,山崎直子还在洛杉矶放飞过一只写着“银河铁道999”的气球以寄情感。

 

儿时,山崎直子曾经用折纸做出心中的宇宙飞船,勾画一个小女孩的未来梦想。父母很支持女儿。“我和父母还有哥哥一起去过很多次天文馆。父母给我提供了很多关于太空项目的报道文章、太空展览的消息。他们虽然并非从事这方面相关的工作,但一直理解我,给我鼓励和支持。”直到今日,山崎直子依然感谢父母对她的肯定与支持。

 

在这样爱的环境下长大,山崎直子一直勇敢追求梦想从没想过放弃。1995年开始,她着手申请宇航员资格。可惜,第一次申请因为她没有三年工作经验而审核未通过。1999年,已经供职于日本宇宙开发事业集团的山崎直子又一次递出了申请。“我还是想再次尝试。我知道很多人也申请了不止一次。”她说。

 

在830个竞争者中,山崎直子成为3位通过者之一。她说,自己只准备了书面测试的部分,比如数学、物理。“药物测试、面试以及实际操作方面的测试我都没有准备。”面试官可能提出的问题,山崎直子毫无头绪。她只准备了一个面试问题的回答:“为什么我想成为一名宇航员。”直至接到日本第一位宇航员毛利卫亲自打来的通过电话,山崎直子悬着的心才放下。

 

新手宇航员和新手母亲

山崎直子直言,女性在航空方面的成功很难得。“在日本,很少有女性选择学习科学工程和技术类的专业。我读大学的时候,惊讶地发现班里没几个女生。我高中读的女校,之前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她解释说。成为女性宇航员,她要面对更多问题。“针对航天员的教育、训练以及航天任务都是一样的,没有性别差异。”最大的问题是,日本没有训练基地,宇航员要辗转多地完成训练。

 

多地训练风格不同,山崎直子感受不同。“区别还是挺大的。”她说,“美国和日本的训练非常实际且讲究效率。但在俄罗斯,更多的是进行理论学习,我们必须要理解操作原因和方式。除此之外,测试方式也大有不同。在美国和日本,大多数测试是笔试,也有一部分是实操。但是在俄罗斯,绝大部分测试是口头进行,这种方式要求更高。”

 

除此之外,女性航天员在体力上并不占优势。飞船发射和返回地面时宇航员穿的航空服超过40千克,太空行走的套装重量更是超过100千克。这么沉重的装备,对宇航员身体素质要求极高。宇航员需要穿着沉重的设备太空漫步几小时,训练期间,宇航员要不停地训练以熟悉这套设备。“女性在力量方面处于劣势,但我们学习了如何高效便捷地活动。学会了在太空活动时节省体力的方法,这些方法更像是一种技巧,主要用的是大脑。当然,也需要毅力和坚持。”凭着过人的意志,山崎直子顺利过关。

在训练中,宇航员间的友谊是最重要的,因为他们是即将一起飞向太空并肩面对未知的人。“训练期间我们逐渐了解彼此,对于各自的喜恶了然于心。互相关怀在孤立环境下尤为重要。一旦有人感到压抑,这种情绪会不断发酵。”山崎直子解释说,在飞向太空这段不确定的旅途上,每个人的情绪都需要保持稳定。

 

各地受训时,山崎直子的第一个孩子出生。“带着那么小的孩子辗转于不同国家,确实是个难事。”她说。一边是新手母亲的手足无措,一边是梦想实现前的高压训练。女性之间的友谊给山崎直子提供了精神支持。指导她训练的特派专家Katie Colema与丈夫分处异州。“像个单身母亲一样带着儿子。”山崎直子说:“我的丈夫虽然不时来看我,但我的情况和她差不多。加拿大宇航员Julie Payet也有个很小的儿子,我们三个人互相给了彼此很大的鼓励。”

 

山崎直子带着幼小的孩子辗转于美国、俄罗斯、加拿大等多地,一边育儿一边接受训练。“我把女儿送去日托班。她哭的时候我会异常愧疚,觉得自己很糟糕。但她却从未对此有过怨言,反而非常期待我飞向太空。”女儿的期待带给山崎直子最大的动力,她更加努力训练。

 

频繁搬家对她的丈夫和家庭也是挑战。她丈夫不得不辞职到美国来和妻女团聚,一家人聚少离多。“这对于我的家人和我自身来说都很艰难。因为我是在实现自己的梦想,我乐在其中。对我的家人来说却是不小的压力。”面对梦想和家庭,山崎直子有时候也会陷入害怕的感受。她一遍遍问自己:“这是我追逐梦想的良策吗?”她知道,这不是因为自己失去了梦想,而是想在家庭和梦想中找到平衡。

 

这些疑问也与她久久不能飞行有关。按规定,宇航员拿到资格认证五年内就要执行太空飞行任务。因为2003年发生的哥伦比亚飞船事故,山崎直子的飞行计划被拖延了十一年。他们的训练内容也做了调整。“90%的训练都是关于如何应对各环节的紧急情况。”

 

十一年和十五天

“为了这一天,我已经训练了十一年,做好了准备。”山崎直子说。这一天终于到来,她和同事们即将进行十五天的航天飞行任务。飞船发射8分30秒后到达太空。“虽然第一次进入太空,但我却有种奇特的熟悉感。”她说。三天内,他们的宇宙飞船不断接近国际空间站并且准备对接。

 

“接近太空站的瞬间我永生难忘。”山崎直子激动地回忆,“最初,国际空间站像一颗星星,非常小。随着我们不断靠近,它变得越来越大。它反射着太阳光,闪闪发亮,美到让我感叹人类的伟大。看向地球时,我又被自然的力量震撼。”失重让山崎直子感觉自己变成了一条鱼,遨游在太空中。

 

我们知道,在太空中的每一秒都值得回味很多年。山崎直子讲了一个自己印象最深的故事:“大概是在国际空间站组装接近尾声的时候,我们负责组装以及补给国际空间站。我们带了一个意大利产的物流舱,舱内有很多实验和样本,以及衣服和供给物品。我的职责是操作宇宙飞船及国际空间站的机械臂。作为一个装载能手,我精准完成了所有交接任务。”

 

山崎直子用“太空母亲”的概念形容宇宙,这是她进入太空后的感觉。宇宙漫长的历史,地球和其他星球产生于一百亿年前的宇宙大爆炸。“我们最初都是星星,互相连接。这让我觉得太空并非遥不可及,反而更像我们的家乡。”山崎直子说,宇宙孕育了人类,称得上母亲。

在太空时,作为母亲的山崎直子也给一直期待自己升空的女儿打了电话。“我们可以和地面上的人打电话。他们不能打给我,但我可以打给他们。”每周珍贵的20分钟视频电话时间是山崎直子最期盼的事情,“这对我而言异常珍贵。我一见到女儿就特别开心,会跟她说地球和星星非常漂亮,也会向她展示在微重力情况下怎么翻跟斗。”

 

回到地球时,山崎直子哭了。在太空中,地球之美让她动容,微重力体验让她新奇。十五天转瞬即逝,山崎直子和她的团队完成任务即将返回地球。飞船解除和国际空间站的对接瞬间,在空间站的所有回忆突然在山崎直子的脑海中闪过,百感交集中,她和两个女同事一起哭了。

 

“我非常想重回太空。”山崎直子说,已经退休的她依然渴望宇宙飞行。“我希望越来越多的人在不久的将来能前往太空。”这就是她正在努力推进的“日本空间站”项目。“我们计划在日本建立不同的空间站,从日本飞向太空。”今年4月份,位于日本九州岛的大分机场将和国维珍轨道公司合作的声明已经发出。一旦成功,它将是日本第一个空间站。

 

“世界远比你们想象的要大得多。探究那些令你好奇的东西,那会引领你实现自己的梦想。永远都不要放弃。”采访最后,山崎直子对年轻一代说,一定要不停地追求梦想。

本文原载于 时尚芭莎7月刊 时代偶像

文/三金

设计/丽平

微信编辑/Weiga

©版权声明:时尚芭莎网编辑时尚芭莎,本文系时尚芭莎网独家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