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职场乐活 > 真偶像 > 这段70年的爱情,比朋友圈的所有情话都甜!

这段70年的爱情,比朋友圈的所有情话都甜!

时间:2020-04-12 22:20 来源:时尚芭莎

4月4日上午,99岁的饶平如先生在上海瑞金医院病逝。

【时尚芭莎网讯】时尚芭莎

这一次,平如带着满满的爱去见他的美棠了。

或许有人没听过他的名字,但他绘制的“中国最美的书”《平如美棠——我俩的故事》却深深打动了成千上万人。

87岁时,饶平如的妻子毛美棠去世,在妻子离开的半年里,思念堆积,无处排解,他决定拿起画笔以18本画册画尽两人从初识、结婚到生死殊途的60年岁月。
一笔一画,一色一彩,都是平如对美棠的爱和思念。

“一见倾心再见钟情”

平如和美棠祖上都是经营中药的,相识后结为世交。

1935年,美棠和家里人经过南昌时到平如家做客,平如看到跟自己差不多大的玩伴,欣喜异常,就掏出新买的玩具拿给美棠玩,这是两人的第一次见面。

后来,时间一晃到了1946年,抗战结束后一年,25岁的饶平如请假回江西老家,奉父亲之命与富家小姐毛美棠订婚。

就是在这个小院,平如看见了年轻的美棠:女子面容姣好,在窗前揽镜自照,拿了支口红在专心涂抹。

那一幕,平如说“初见美棠,她没有看到我,但我心知是她”,零散多年的记忆开始聚焦,他当即笃定,她就是儿时那个人不及桌子高的女孩。

见面之后,两位父亲当面做煤,以平如母亲生前的戒指为信物,给美棠戴上之后就算订了亲,少年时的未了情缘就此续上。

后来平如与美棠开始约会,那个年代的爱是含蓄又害羞的。

那时候没有大酒店、KTV,随便一个路边摊儿就可以坐一下午;那时候也没有电子设备、没有群聊,就两个人、一个话题,却足够漫谈到深夜。

可甜蜜的日子没多久,平如收到归队的消息。

又要打仗了,从前不畏生死的平如却害怕起来,他想“在遇到她以前我不怕死,不惧远行,也不曾忧虑悠长岁月,现在却从未如此真切地思虑起将来”。

一年后,平如幸运地活下来。此时,战事也开始平息,平如请假回家结婚。

1948年8月,平如27岁,美棠24岁,这对聚散天涯多年的眷侣终于喜结连理。

婚后,两人在生活上发生了很多小趣事。

有一次,美棠第一次动手做肉丸子。端上来后,平如尝试了一个觉得味道不对劲,便问“怎么肉圆里有些碎屑似的东西,不大好吃?”,“那是肉皮呀!”她从容不迫地回答。

那是平如第一次尝到美棠的手艺,发现原来是“黑暗料理”。

其实,生活本身就是这样的,平平淡淡却也乐趣无穷。

“22年的离散和坚守,却让爱更珍贵”

然而,开心的日子总是短暂的。

1958年9月,平如37岁,美棠34岁,由于特殊的时代原因,平如被下放到五百多公里外的农村劳动,只留下美棠和五个孩子。

平如被带走不久,有人找美棠让她跟平如划清界限,美棠却说“他要是搞婚外情,我早就跟他离婚了,可他又不是汉奸卖国贼,不是贪污腐化,不是偷窃扒拿,他什么都不是,我为什么要和他离婚”。

那个时代分开的人太多,独独他们没有想过。

平如离开后,整个家庭的重担落在了美棠身上。

她到工地上搬水泥,一代水泥50斤重,她落下腰伤。

她去过一次医院,花了2元6角,她心疼钱,就再也不去医院了。

另一边,平如的劳教生活也好不到哪里去。

有次寄信,小卖部的说邮票8毛钱,平如翻完所有兜儿,只凑齐7毛9分,营业员收回了邮票,白了他一眼。

美棠则完全生活在白眼的世界里。

由于她不“划清界限”,当她遭遇揭不开锅、找亲戚救济的时候,亲戚们翻脸比翻书还快。

日子实在熬不下去了,不得已的美棠把家里的东西一件件当了。

有一次,儿子把一张八仙桌拿去当了2块钱,当铺老板把桌子随手一扔,桌子散架倒地。那是美棠母子吃饭、写字的桌子,儿子不由凄然落泪。

对于美棠,独自养家的心酸,她不知道与谁倾诉。

多少个深夜,美棠待女儿睡着后坐在床边,像是在对女儿说,又像在自说自话,又或者对着月亮许愿,期盼丈夫早日回家团圆。

这一盼,就是22年。那年,平如37岁,美棠34岁。

他们遥相守望,用一封封家书支撑着彼此走过一个个寒冬。再难再苦的岁月里,他们相互扶持,不离不弃。

历经八千多个日月的分离,写了一千多封家书,平如美棠终于团圆。

为了这个时刻,他们等了22年。22年,等去了青春壮美,等来了白发爬上头。团圆的这一年,平如59岁,美棠56岁。

平如在画里描绘那段团圆日子的场景:他常常在书前看书稿,美棠则喜欢歪在床上教孙女唱儿歌。

有一副画很有意思,叫《你什么也不会做》,画里分别是生活中的几个小插曲:饭烧得太烂了、菜炒得太咸了、抽屉忘关了、洗脸水弄到地上了、牛奶也买错了,多是平如抓耳挠腮局促不安的样子,美棠撑着腰站在他的身侧。

岁月重回美好,两个人的岁月再没有悲伤惊扰。经历了那些个只以家书诉衷情的日子,如今风景已看透,只想陪彼此看细水长流。

“我们终将相守,却逃不过老病相催”

可似乎,命运又上演了一出“短暂的快乐”。

两年后,平如因胰腺炎动了手术。术后住院的那段时间,美棠每天买黑鱼熬汤给平如送来。

平如总是在医院阳台上守着,从早晨到下午,盼星星盼月亮一般盼老伴的到来。

但真正看见美棠佝偻的背影出现的时候,他又急忙回到病床上躺好,假装不知道。

就这样,平如喝着黑鱼汤活了下来,他没想到不久后,“送汤的人却永远离开了”。

眼看和谐有趣的生活又回到正轨,但没过多久,美棠得了严重的肾病,身体每况愈下。

但他不甘心啊,因为医生一句“有的患者做腹膜透析能多活20年“,八十多岁的平如央求护士教他做家庭腹膜透析。

从那之后,他每天5点起床,给她梳头、洗脸、烧饭、做透析。一天四次,消毒、口罩、接管、接倒腹水、打胰岛素、做记录……

整整四年,他亲历亲为。

繁琐无比,他却从未有过一句抱怨,只因“美棠是我的希望”。

但到后来,美棠犯糊涂却越来越严重。

一个深夜,87岁的平如骑了很远的自行车去给美棠买她想吃的马蹄蛋糕,买回来,她又不吃了。

美棠找平如要一件并不存在的旗袍,平如打算找裁缝现做,还未动工,美棠就又忘了这件事。

孙女上班去了,美棠非得说平如把孙女藏起来了。

那天只有他两人在家,美棠在责骂,平如在痛哭。那一刻,他意识到:他爱了一辈子的美棠可能真的好不了了。

平如经常躲起来哭,直到有一天,美棠把平如叫到床前,平如以为她又要犯糊涂,却听她说“你不要乱吃东西,也不要骑脚踏车了”。

看着她一脸认真的样子,八十多岁的平如又一次落下泪来,也不知那泪水是高兴,还是伤心。

2008年早春,美棠的病越来越严重,她不得不住进医院。

入院那天,她一首接一首地不停唱歌,像极了当年那张照片上,她卷着报纸唱歌的画面。

犯糊涂的时候,她把输液管当成牛头马面的勾魂索;清醒的时候,她把女儿叫到床前,如同交代后事。

2008年3月19日,美棠病危,被送进抢救室,平如在门外透过玻璃焦急地张望。

一直紧闭双眼的美棠突然缓缓睁开眼睛,她望向门外看到了平如,她看见平如也在看她,那目光,就像六十多年前,平如在临川的天井里注视她的目光。

她眼角逐渐湿润,缓缓合上了眼,一滴晶莹剔透的眼泪久久地挂在她的眼角。

那年,平如87岁,美棠84岁,这段相濡以沫的爱情故事随着这滴眼泪的滑落生生画上了句点。

“老来多健忘,唯不忘相思”

或许我们以为故事到这里就戛然而止了,然而并没有。

美棠离开的近半年时间里,平如的人生只剩下思念。

每日睡前醒后他总会去到他俩曾经去过的地方,到处坐坐看看,聊以安慰,后来从未学会绘画的他决定拿起毛笔画下他俩的故事,因为平如觉得当笔落下的时候,人彷佛也就在眼前了。

就这样,平如花了4年时间,绘出了300多幅画,画满了18本画册,里面全是他们的回忆。

柴静曾经在采访中问饶平如,“您已经90岁了,难道这么长时间,没有把这个东西(爱)磨平、磨淡吗?”
饶平如回答:“磨平?怎么磨得平呢?爱是这个世界上可以持续的、永远的事情”。

那年,平如91岁,美棠83岁,因为平如的爱与情义,她在83岁永远定格,他们的故事也永生不朽。

从一见钟情到终身眷恋,平如和美棠用一生在说:永恒的爱情真实存在着

平如说,“有人讲,爱情是春天;有人讲,爱情是花朵。我都同意,但我最欢喜的还是莎士比亚所讲的:爱是亘古长明的灯塔,它定睛望着风暴,却不为所动”。

或许,这就是爱情最好的样子:不用山盟海誓,不用轰轰烈烈,只需陪伴、照料与相互扶持。也许爱情背后要付出的人生很复杂,但爱情本身却很简单:从一而终,一生相守,不离不弃

*部分图片来源网络

©版权声明:时尚芭莎网编辑时尚芭莎,本文系时尚芭莎网独家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