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职场乐活 > 会生活 > 黄澜:用伟大的爱去做些小事!

黄澜:用伟大的爱去做些小事!

时间:2019-06-12 16:32 来源:时尚芭莎

跟我同月同日生的特雷莎修女说过:“我们常常无法做伟大的事,但我们可以用伟大的爱去做一些小事。”我想,这些小事可以是一次抚摸、一个拥抱、一声大笑。

【时尚芭莎网讯】刘晶

封面.jpg-1066_1600

主笔/黄澜

黄澜,新丽传媒副总裁,最成功的电视剧制作人之一。代表作包括《辣妈正传》《大丈夫》《虎妈猫爸》《女医·明妃传》《我的前半生》《如懿传》。

工作压力、情感困扰、家庭琐事,我发现,突然某一天,朋友圈一刷,闺密们的育儿自拍、生活吐槽忽地变身成了禅宗密语、圣经警言。

受此启发,我跟着孩子们踏上了为期三天的贵州贫困山区支教之路:在小情小爱的格局中作茧自缚的时候,试试打开胸怀,让无疆大爱来升华一下打结的灵魂。

我们去往的是黔西南的镇上小学,比想象中的,实在优雅太多。

7.jpg-1920_928

我还以为贫困山区的学校仍然是几十年前希望工程宣传海报上的情景——孩子们连像样的桌椅都没有。

大学时候学校组织我们跟贵州山区小朋友通信,小朋友的第二封信就要求我给他寄200元钱买铅笔,吓得我都不敢回信。

但是如今这一去,发现镇子上的小学除了窗明几净的三层教学主楼,还利用社会各界资助建起了图书馆、音乐教室;传统的黑板已经被“班班通多媒体屏幕”所替代;老师们学历过硬、教学严谨,英语、艺术等课程的老师都来自于“资教计划”的招募;孩子们穿着校服,吃着政府提供的免费午餐。

6.jpg-1620_1080

校长自豪地介绍:“通过这几年的努力,我们办学已经解决了硬件问题,现在村里寨上所有的学龄孩子都能上学。”

我迈着轻快的步伐走在绿意盎然没有雾霾的校园里时,心里升腾起歌唱祖国的豪情。

“这里的孩子们大概有三分之一是留守儿童,父母外出打工,一般是老人照顾生活,个性比较羞涩。

”老师很欢迎我们这些来自北京的同学和家长,鼓励我们放学后跟着当地小朋友们回家看看。

我们带着好吃好喝的,还有橡皮泥做的小礼物,跟他们一起踏上了回家的路。

真没想到在云贵高原上沐浴着习习微风,走一个小时的山路竟有那么累。

四公里的路程,贵州小朋友们边走边打闹习以为常,而我们居然走出一身汗,路上歇腿好几回。

到了十岁苗族小朋友金英的家,屋子里黑黑的,没几样家具,却跑出来两个小男孩,一个还光着屁股。

老人家看到有客人来了,为小娃娃的光屁股显得有些不好意思,她跟我解释不是不给孩子穿裤子,是孩子调皮不肯穿。

2.jpg-1080_1440

她搂过金英,说这是她的曾孙女,第四代了,她自己今年已经九十岁了。

“造孽呀,死不了呀。”老人家眼睛虽然浑浊,但身板依然笔挺。

她看到我,不知怎么的,就开始摸我的手臂,她那粗糙的手掌,就像树枝一样摩挲我的皮肤。

“我想我的孩子了。”她用手抹起了眼泪。

我被她突如其来的眼泪有点惊到了,她的孩子——金英——不正站在她身边吗?

光屁股的小男孩,正用力地撕开礼物的包装袋,生龙活虎的模样。

1.jpg-1080_1440

那老人对孩子的思念从何而来?

哦,这是九十岁的曾祖母,她说的孩子,指的是不是离家的第二代和第三代?

她看到我,大概想起她壮年的孩子们了。

领会到这一层,我也眼眶湿湿的。

她想她家的孩子,而我想我家的老人了。

金英说,不知道爸爸妈妈在哪里打工,一年当中,他们只有过年的时候才会回来,因为他们要赚钱。

金英一脸愁苦,紧紧贴着老太太,仿佛是她的拐杖。

金英每天放学以后要喂猪,做家务,照顾弟弟。

我想起一年级的张云祥午休的时候找我打排球,他说长大了以后要当发明家,发明一个机器,把一个人放进机器里,就会出来两个人、三个人、四个人……

8.jpg-1600_1066

我说你要变出那么多人干什么呢?

他神采飞扬地说:一个扫地,一个擦桌子,一个做饭,一个洗衣服……

看着我女儿捏的彩泥礼物,他怯生生地问:“能不能送我一架小飞机?”

我说:“送给你,再送你一块橡皮泥,你学着也做一架。”

从金英家里出来以后,我们去五年级二班班长家。

9.jpg-1376_1080

班长今年十一岁,对北京来的同学很友好,学习成绩名列第一。

校长介绍说,她家里是爷爷当家,父母外出打工,还有两个哥哥在读中学。

班长带我们走在乡间的小路上,赶走两条邻居家的恶狗,弯弯绕绕来到家门口。

我们看到一个瘦成麻杆的小男孩捧着一只碗、唱着不成调的曲走过来迎接我们。

班长看到他就有点急,把他往里屋赶,爷爷很尴尬,说这个孙子脑子有病,不会说话。

10.jpg-1600_1066

我说别把他赶走了,看到家里来客人,他唱歌欢迎,也是心情愉快呀。

班长弟弟大概是听出了我对他的友好,咿咿啊啊地朝我走来,班长想拦着他,结果他靠到我身上。

我抱起他,放在我腿上,他抬起头看着我笑。

我们一起咿咿啊啊唱起不为他人知晓的歌曲。

班长倔强的面容松弛下来,我想这个有病的弟弟,也许是她故作坚强神情背后的一个原因吧?

我抱着她的弟弟,弟弟用纤细的手指拨弄我的指甲,他越唱越高兴。

4.jpg-1080_1620

我想起我在南京福利院重症孤儿临终关怀宣传栏上看到的话:每个孩子都是一朵花,只是花期有长有短,他们都需要用爱去浇灌,而这个爱,是接纳,是给予尊重和尊严。

在老人眼里,那一刻,我也许是她的孩子;

在孩子身后,这一刻,我也许是他的妈妈。

我感觉到被需要的快乐和幸福。

家访过后,校长给我们的支教任务是给五年级的孩子们上英语课和音乐课。

女儿和她的同学们经过反复演练和精心准备,在妙趣横生中完成了教学任务。

班长在课堂上跟我女儿进行了英语对话表演,她们的表现格外出色!

跟我同月同日生的特雷莎修女说过:“我们常常无法做伟大的事,但我们可以用伟大的爱去做一些小事。”

我想,这些小事可以是一次抚摸、一个拥抱、一声大笑。

无论我们将面对什么、走向何方,每天醒来,我们都可以提醒一下自己:唯有爱这件事情,是越付出越收获。

本文原载于《时尚芭莎》6月上 女性专栏

主笔/黄澜

编辑/顾文瑾

©版权声明:时尚芭莎网编辑刘晶,本文系时尚芭莎网独家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刘晶

刘晶

《时尚芭莎》资深新媒体编辑

更多>>

EDITOR'S PICK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