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职场乐活 > 文艺场 > 艺术品=商品?艺术品可以生产吗?

艺术品=商品?艺术品可以生产吗?

时间:2019-01-04 16:37 来源:时尚芭莎

在刻板印象中,艺术家大概等同于至死一腔孤勇,也断不负头上一片星空的人。或生活凄苦、或命运多舛;总之,一个“惨”字道不尽。商业与艺术精神更仿佛是水火不容。今天,时尚芭莎艺术给大家介绍一下西方艺术大师们都是如何营销自己画作的。

【时尚芭莎网讯】时尚芭莎

文森特·梵·高《Almond Blossom》,布面油画,73.3×92.4cm,1890年

丢勒:扎实的艺术功底是基础

阿尔布雷希特·丢勒(Albrecht Dürer)是北方文艺复兴中最好,也是最重要的艺术家。20多岁时创作的极高水准的版画就已经名震欧洲;30多岁时,其版画作品更是被广泛复制。

阿尔布雷希特·丢勒《The Resurrection》,木刻版画,1510年

阿尔布雷希特·丢勒《The Flagellation》,木刻版画,1496-1497年

丢勒运用纯熟技巧创作的极富想象力的版画非常畅销;甚至连当时的皇帝鲁道夫二世也争相收购。这其实说明了一个非常浅显的道理:对于一位艺术家来说,专业而高超的艺术水平永远代表着最为硬核的实力。

阿尔布雷希特·丢勒《Christ taken by the Jews》,木刻版画,1510年

阿尔布雷希特·丢勒《The Holy Family》,木刻版画,1519年

阿尔布雷希特·丢勒《Knight,Death and the Devil》,木刻版画,1513年

库尔贝:极致的自我迷恋

居斯塔夫·库尔贝(Gustave Courbet)最广为人知的画作便是他早期创作的大量自画像。这些自画像大多具有浪漫主义的风格;画面中,库尔贝英俊而姣好的面容、器宇轩昂的风度和举手投足间的优雅都使人过目不忘。这些杰出的画作不仅成为了他探索自身心理状态和艺术风格的独特方式,也成为了其推销自己的绝妙武器。

居斯塔夫·库尔贝《Man with a Pipe》,布面油画,45×37cm,1848-1849年

居斯塔夫·库尔贝《The Desperate Man》,布面油画,45×55cm,1843–1845年

居斯塔夫·库尔贝《带黑狗的自画像》,布面油画,46.3×55.5cm,1942年

库尔贝是那个时代当之无愧的艺术明星,就连他本人也深深沉醉在自己出众的相貌和过人的艺术天份之中。他曾将自己描述为“最骄傲和傲慢的法国人”,也正是这极致的自信帮助库尔贝在艺术市场上一路高歌猛进,并得到了广泛的称赞和认可。

居斯塔夫·库尔贝《The Wounded Man(Self Portrait)》,布面油画,97.5×81.5cm,1844-1845年

居斯塔夫·库尔贝《Self-Portrait(Man with Leather Belt)》,布面油画,100×82cm,1845-1846年

居斯塔夫·库尔贝《The Man Made Mad with Fear》,油画,61×91.4cm,1843-1844年

印象派的生意:获得国家认可的重要性

众所周知,印象派是在公众的嘲讽和排斥之下确立的艺术流派。今天一幅动辄上千万上亿的印象派大师作品,在当时价格都极为低廉。莫奈的《日出·印象》只卖了210法郎,雷诺阿的《包厢》也就245法郎。这般处境之下,印象派画家们便在拍卖会上安排自己的亲戚朋友作为托儿,专门抬价,屡试不爽。

克劳德·莫奈《日出·印象》,布面油画,48×63cm,1872年

皮埃尔·奥古斯特·雷诺阿《包厢》,布面油画,80×63.5cm,1874年

私下拍卖终究不能扬名立万,更难以成为真正有身价的艺术大师。在当时,只有入选国家年度沙龙展,才算得上是一位得到国家和社会认可的画家。印象派脱离体制、另立门户,其实是他们的作品得不到国家承认的无奈之举。

皮埃尔·奥古斯特·雷诺阿《La Promenade》,布面油画,65×81cm,1870年

落选沙龙展引起轩然大波之后,印象派的名头瞬间传遍了整个欧洲。可艺术家们最希望得到的,仍然是国家的认可。

皮埃尔·奥古斯特·雷诺阿《Zwei lesende Mädchen in einem Garten》,布面油画,46×55cm,约1890年

最先脱离印象派组织的是雷诺阿。1879年,雷诺阿将一幅肖像画送展国家沙龙,不料入选了,从此发迹。而后,莫奈、塞尚等主要人物也都积极向国家靠拢,并先后得到了国家的认可。他们也因此获得了越来越多的订单,足以维持生活又能支持自己艺术理想的创作。

皮埃尔·奥古斯特·雷诺阿《Dance at Le Moulin de la Galette》,布面油画,131×175cm,1876年

保罗·塞尚《Bathers》,油画,22×32cm,1892年

保罗·塞尚《Hamlet at Payannet,near Gardanne》,油画,62.5×91cm,1886-1890年

梵·高:家人、朋友的支持

文森特·梵·高(Vincent van Gogh)生性孤僻,不善于与人交往,打开市场的难度可想而知。他一生仅卖出了一幅画——《红色的葡萄园》。

文森特·梵·高《红色的葡萄园》,75×93cm,1888年,莫斯科普希金博物馆藏

自从成为了职业画家之后,梵·高就几乎没了生活来源。他一生的绝大部分开销都来源于他的弟弟提奥·梵·高。但凡没钱了,就给弟弟写信,请求他寄钱。

文森特·梵·高《The Sower》,布面油画,64×80.5cm,1888年

文森特·梵·高《Sunflowers》,油画,95×73cm,1889年

而要论起梵·高艺术巨匠的地位,其实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提奥的妻子乔安娜·梵·高(Johana Van Gogh)对他画作的整理和推销。

文森特·梵·高《Starry Night Over The Rhone》,布面油画,72.5×92cm,1888年

提奥去世后,乔安娜整理出了梵·高近2000幅作品,并倾其一生推销运作。梵·高兄弟俩都没有卖出去的画,乔安娜卖出去了。十年的时间里,梵·高的画价翻了好几倍,可以说是从真正意义上开辟了梵·高的市场。

文森特·梵·高《Laboureur dans un champ》,布面油画,50.3×64.9cm,1889年

文森特·梵·高《Wheatfield with crows》,油画,50.2×103cm,1890年

毕加索:社交与商路

由19世纪迈入20世纪,西方现代艺术市场由国家赞助开始向企业家关系转型。这其中,毕加索是绕不开的人物。作为第一位亲眼见证自己作品被卢浮宫收藏的艺术家,毕加索的艺术商路无疑要比大部分艺术家更为成功。

巴勃罗·毕加索《Girl with a Mandolin》,布面油画,100.3×73.6cm,1910年

毕加索的经营策略中最为重要的便是,依靠社交打通人脉,进而拓张市场。他经常给重要的收藏家、画廊主和各界名流画肖像。

1918年,毕加索受艺术赞助人尤金妮亚·埃拉苏里斯(Eugenia Errazuriz)之邀,携妻子去往她的别墅度假。度假中,毕加索几乎给到场的每一位艺术圈朋友都画了肖像画,并与他们交谈甚欢。

巴勃罗·毕加索《Pierrot》,布面油画,92.7×73cm,1918年

巴勃罗·毕加索《Les Baigneuses》,1918年

也正是在尤金妮亚·埃拉苏里斯组织的这次活动中,毕加索为自己物色了保罗·劳申伯格(Paul Rosenberg)作为新的艺术经纪人,与他开启了之后21年的合作。

毕加索的首次个人美术馆展览就是保罗·劳申伯格操办的,这次展览使得毕加索真正成为了一位在国际上享有广泛知名度和美誉的艺术家。更重要的是,这场展览开拓了毕加索在美国的销路。

巴勃罗·毕加索《Femme au café》,布面油画,73×54cm,1901-1902年

巴勃罗·毕加索《Au Lapin Agile》,布面油画,99.1×100.3cm,1905年

另一方面,毕加索也并非一味地追求市场效益,他也会和一些潜力股的品牌、商家合作。1924年,他将自己的《亚威农少女》低价出售给了品牌经理雅各·杜塞,以自己的珍视之作作为交换,毕加索获得了与先锋的超现实主义流派合作的绝好机会。相比于钱,对于此时的毕加索来说,保持着在艺术领域的先锋身份,无疑是更有价值的。

巴勃罗·毕加索《亚威农少女》,布面油画,244×234cm,1907年

今天的艺术与市场:商品与价值

杰夫·昆斯(Jeff Koons)的言论其实代表了一部分艺术家对于极速拓张的资本和市场的认识:

“在这个资本泛滥的社会里,艺术不可避免地要成为商品。所以我们就不要兜圈子了,还是一上来就把艺术品当商品一样去生产吧。”

杰夫·昆斯《Kiepenkerl》,位于华盛顿赫希洪博物馆雕塑花园

杰夫·昆斯的小狗雕塑,位于西班牙毕尔巴鄂的古根海姆博物馆

对于现当代艺术而言,市场越来越直接的占据着艺术家个人名望与地位认同的核心位置。曾经,艺术家们对市场和金钱讳莫如深,生怕破坏了自己的名望;今天,艺术家们已经公开回应着商业卖场上的喝彩,甚至据此来建立自己的艺术市场和评论体系了。

文森特·梵·高《Starry Night》,布面油画,73.7×92.1cm,1889年

[编辑、文/刘家嘉]

[本文由《时尚芭莎》艺术部原创,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时尚芭莎网编辑时尚芭莎,本文系时尚芭莎网独家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EDITOR'S PICK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