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职场乐活 > 文艺场 > 偷吃禁果=偷吃苹果?平安夜你吃了吗?

偷吃禁果=偷吃苹果?平安夜你吃了吗?

时间:2018-12-25 18:00 来源:时尚芭莎

亚当和夏娃到底吃了什么神奇的水果,就突然学会了扯无花果叶遮羞?是苹果吗?“一吃了那果子,眼就开了;你们会像上帝一样能够辨别善恶。”《圣经》的记载并没有明确写禁果就是苹果。那苹果究竟是如何被“安排”进了艺术史的呢

【时尚芭莎网讯】时尚芭莎

文策尔·彼得《Adam and Eve in the Garden of Eden》

「禁果 

在西方还未真正关注到人的价值时,亚当和夏娃到底吃的是什么水果并没有那么重要,重要的一直是——那是禁果,吃了就是罪恶。也正因为没有人关注这一点,所以在中世纪的图像资料中,比如手抄本绘图、壁画等等,都没有画出一种可以分辨的水果。

《Moutier-Grandval Bible》中亚当和夏娃的故事,约840年

吉斯勒贝尔《The Temptation of Eve》,约1130年

画家们一画到亚当和夏娃的部分,几乎都是画一个看起来像果子的东西“糊弄”一下;而当然,也在于真的没人知道那果子长什么样子。

Unknown《the Lives of Adam and Eve and Cain and Abel》,1250-1260年

Anonymus(UK)《The Fall And Expulsion From Paradise Of Adam And Eve》,约1320-1330年

亚当和夏娃,约15世纪

可当绘画技法已经可以把人物画得逼真写实时,这颗悬而未决几个世纪的果子到底应该长什么样,也终于成为了无法逃避的问题;艺术家的奇思妙想与才华也在这一刻得到了充分的发挥与试炼。

雨果·凡·德·古斯《The Fall of Adam and Eve》,约1470年

老卢卡斯·克拉纳赫《亚当和夏娃》,1526年

老卢卡斯·克拉纳赫《亚当和夏娃》,约1510年

这颗迷人的果子渐渐便以它最能说服人的形象——苹果,稳定了下来;为什么苹果是一个好的选择呢?因为在古希腊神话中,苹果就是一个万分神圣的形象。

卢卡斯·范·莱登描绘的亚当和夏娃

阿尔布雷希特·丢勒《亚当和夏娃》(局部), 1504年

伦勃朗《亚当和夏娃》,1638年

 圣果 

广为人知的一个神话是,阿塔兰塔(Atalanta,古希腊神话中一位善于疾走的女猎手)提出愿意嫁给任何比她走得快的人,但如果对手比赛失败,就要被她刺死。阿佛洛狄忒女神给了希波墨涅斯三个金苹果以此吸引阿塔兰塔停下来拾取,最后竟然真的引诱阿塔兰塔输掉了比赛。

雅各伯·彼得·高威 《Hippomenes and Atalanta》,布面油画,181×220cm,1635-1637年

尼古拉斯·科隆贝尔《The Race between Atalanta and Hippomenes》,布面油画,141×127cm,约1699年,列支敦士登博物馆藏

Noël Hallé《The Race between Hippomenes and Atalanta》,布面油画,321×712cm,1762-1765年,巴黎卢浮宫博物馆藏

而最能彰显苹果神性的古希腊神话可能来自于看守极西方赫拉金苹果圣园的仙女赫斯珀里得斯姊妹(Hesperides),赫斯珀里得斯圣园是地球真正的天堂,太阳神车在那里结束一天的旅行;各类奇花异草都生长在庭院里,其中最有名的就是天后赫拉播种的金苹果树,那是大地之母盖亚送给赫拉和宙斯的结婚礼物。

弗雷德里克·雷顿《The Garden of the Hesperides》,1830-1896年

米凯莱·罗卡《Hercules In The Garden Of The Hesperides》

约瑟夫·马德罗·威廉·特纳《The Goddess of Discord Choosing the Apple of Contention in the Garden of the Hesperides》

后来,又有人推测,亚当和夏娃吃的是苹果也可以在拉丁语中找到根据,表示苹果的Mālum与表示邪恶、不幸的Mălum拼写非常相似。

而民间故事的流传也推动了禁果是苹果这一身份的确认。人们习惯将喉结称为亚当的苹果,即人脖子上的凸起是由于苹果粘在亚当喉咙的缘故。

路加斯·范·莱登《亚当和夏娃》,1516-1519年

17世纪的亚当与夏娃

在这样深厚的历史积淀和文化传统下,苹果不是那颗果子才会让人觉得奇怪。所以,在第一次认真思考禁果为何物时的文艺复兴时期,无数艺术家们都心照不宣地将苹果画进了艺术史。

亨德里克·霍尔奇尼斯《The Fall of Man》,1616年

弗兰斯·弗洛里斯通《The Fall of Man》,1560年

 水果 

但也有一些个性鲜明的艺术家觉得不对,可能是因为他们真的不喜欢吃苹果吧。总之,凭借着高超的画技,他们也成功让其它果子在艺术史中留下了芳迹。

 比如,扬·范·艾克的根特祭坛画里夏娃拿的果子明显不是苹果。这可以算是一个大迷团了,扬·范·艾克究竟给亚当和夏娃吃了什么果子?

扬·范·艾克根特祭坛画中的夏娃(局部),1432年

在多方学者的刻苦考证后,终于有了一个结论——枸橼。毕竟这对于艺术史学家来说难度也很大,500年前的果子,说不定果树都灭绝了。但由于画作实在太过出色,扬·范·艾克的这颗果子也成为了经典图像。

 后来,著名艺术家杰拉尔德·大卫(Gerard David)在他的三联祭坛画中也是沿用了扬·范·艾克的果子形象;可能是为了掩饰痕迹,杰拉尔德·大卫把果子画小了。

杰拉尔德·大卫创作的祭坛画,1490-1498年

提香·韦切利奥《人类的堕落》,约1550年

拉斐尔也画过亚当、夏娃的题材,他在梵蒂冈创作的天顶壁画中描绘的夏娃手里拿的果子,看起来很像无花果;当然,拉斐尔还画了十分像是无花果树的树叶。

拉斐尔在梵蒂冈创作的天顶壁画,1509-1511年

彼得·保罗·鲁本斯和老扬·勃鲁盖尔《The Garden of Eden with the Fall of Man》,约1615年

而米开朗基罗的西斯廷教堂壁画可能比较严谨,因为自己确实不知道禁果是什么水果,米开朗基罗便在如何隐去果子上下了功夫,结果是可喜的;不过,他画了很像是无花果树的大树。

米开朗基罗的西斯廷教堂壁画中的亚当和夏娃,1509年

阿尔布雷克特·丢勒《亚当和夏娃》(局部),1507年,普拉多国家博物馆藏

其实,禁果到底是什么水果已经无法知晓,也似乎并不重要;另一方面,如果苹果真的是禁果,我们今天也不会轻而易举可以吃到;也更不会与亚当、夏娃一样,背负着人类的原罪。在这些宗教故事带来的千古迷思背后,最不容忽视的价值应该是人类自身绵延不绝的反思与自省。

威廉·斯特朗《The Temptation》,1899年 

Merry Christmas!

圣 诞 快 乐!

编辑、文/刘家嘉

本文由《时尚芭莎》艺术部原创,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时尚芭莎网编辑时尚芭莎,本文系时尚芭莎网独家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