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职场乐活 > 会生活 > 除了李冰冰和杰森斯坦森,导演告诉你《巨齿鲨》还有什么好看

除了李冰冰和杰森斯坦森,导演告诉你《巨齿鲨》还有什么好看

时间:2018-08-13 15:36 来源:时尚芭莎

Jon Turteltaub喜欢在新的电影类型中探索新的方向,《巨齿鲨》又是一次不同于以往的类型——总是困难重重,又总是惊喜连连,在危险中找到成就感,然后步履不停,捕捉世界更神秘而广阔的角落。

【时尚芭莎网讯】刘晶

工作人员告诉我,导演Jon Turteltaub的采访需要推迟一个小时开始——他的飞机在起飞前遇到了气流,所以我们在影棚一切就绪的时候,他还没有降落。我以为他会带着一张疲惫的脸和一付无精打采的声音出现,可除了略微泛红的鼻尖之外,他完全不是刚经过十几个小时的飞行、穿越若干个时区的状态,倒是冒着一种孩子气般的兴高采烈:“要知道我是三个孩子的父亲,平时的休息从来都是颠三倒四的。今天属于休假,休假!”

Turteltaub有过许多叫好叫座的电影,比如《国家宝藏》系列、《巫师学徒》、《二见钟情》等,从合家欢电影到浪漫喜剧,从寻宝探险到动作巨制,他从来不想把自己限制在某一种固定的作品类型里。这对他自己却是一种奇妙的挑战:每一次都是全新的开始,每一次都没有十足的把握,每一次都困难重重,每一次又都惊喜连连。

黑色高领毛衣 Ermanno Scervino

《巨齿鲨》又是一个新方向。“我最喜欢的电影是斯皮尔伯格的《大白鲨》,”他把“最”字咬得很重,“所以看到剧本的时候,我的第一念头是,我可不想拍一部鲨鱼的电影,反正再怎么拍也不可能超过《大白鲨》,何必要试呢!”不过他没有“既生瑜何生亮”的胆怯,转念一下,又觉得自己过把瘾也不错,“要是能成为‘最好的鲨鱼电影第二名’,也不错。”

他秉承一个理念:一部电影如果可以拥有一些特别传统和老派的元素,再融入与时俱进的东西,“整体才对了”。他扳着手指数,“《大白鲨》是一个完美的案例,《星球大战》是这样,《夺宝奇兵》也是这样。我看到《巨齿鲨》的时候就想,这可真是一个老派、戏剧化又让人血脉贲张的故事啊,但它讨论的故事之前还没有出现在这种类型的电影中。”这让他坚定了信心,“我的出发点很简单,既然没拍过这种类型的电影,那就来试试好了。”

假作真时真亦假

“巨齿鲨”是一种史前生物,生活在大概2800万-150万年前,主要以捕食鲸鱼等海洋哺乳类动物为生,它们为何灭绝,至今仍是未解之谜。英语中沿用拉丁语“Megalodon”这个名字,这让它听起来更为神秘和古老。“重音在最后的‘don’上!”Turteltaub纠正了我的发音,哈哈大笑起来。

拍摄《国家宝藏》系列的时候,他就对水下的镜头雀跃不已,这次整部电影都与“水”有关,他简直兴奋到不能自已。“简直了!”他不自禁拍了下手,又歪过头想了想,似乎在斟酌用词,“要知道……在电影里的所有东西都是假的。但那正是好玩的地方,一切不过是个游戏,一切都是假装,就好像大家都是小孩子,一起在创造和欣赏魔法。”

黑色高领毛衣 Ermanno Scervino

眼镜 私人物品

“一个魔法师并不会真正让一枚硬币消失,我们也没有真的找来一头史前的鲨鱼。魔法的关键在于让你相信这一切是真的:你知道硬币没有消失,但是想一想他为什么能做到,这才是让人兴奋的地方啊!”

镜头大多在大型水箱和安全控制的海水里完成,连散落在海面上的残骸都由道具人员小心铺设,但即使只是模拟海底,一旦进入水中,所有人就来到了一个截然不同的神秘世界。

“一切看起来和听起来都不同了,而且你知道,你不属于那里。”那是鲨鱼的世界,它们自在遨游的天地,“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会那么惧怕鲨鱼的原因,鲨鱼来找你麻烦的唯一原因,是因为你闯进了它们的家。你知道你不可能游得比它们更快,也无法在水中呼吸,你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闻不着,你没有机会。”

身为导演,在水下拍摄还有个意想不到的妙处:不受干扰。他好像在透露一个秘密般得意地笑起来,“下到水底,看着镜头,就没有人可以来打扰我。没人可以问我任何问题,没人会抱怨,我离他们都太远了。在那儿,只有我、演员和我们之间的摄像机,那些总是围在身边的人都消失了——不管你们在担心些什么,自己先担待着吧!”

黑色高领毛衣 Ermanno Scervino

眼镜 私人物品

在过去的二十年里,好莱坞电影业一直面临这样的问题:大多数电影都根据畅销小说或者漫画改编,有坚实的受众群基础,一切才更顺理成章。《巨齿鲨》虽然也有原著,但相比《哈利波特》这样的超级IP,显然不是一回事。“我们把书名用作电影片名的时候,并不会立刻冒出2000万人说,太棒了!那是我最喜欢的小说!可能会有5000人……总之数量不会那么壮观。”他知道这其中的难度,“有些观众从来没听到过这本书,我们需要吸引新的观众来电影院。” 

读者和观众之间没有大幅度的重叠,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也是好事,他们不会轻易对转换成画面的故事感到失望。“我理解为什么大多数人总是喜欢书多于电影,因为书本身就胜于电影啊!读一本书的感受会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陪伴你的左右,但看电影的余味可能不会持续那么长时间。一本书里充满了各种各样微小的细节,它同时有思想和感受,而电影里更多是场景和动作,更多的是人们‘做’了什么,而不是他们‘感受’了什么。这是截然不同的两码事。”

他耸了耸肩,“没有那样一个广为人知的故事做后盾,虽然困难重重,但也惊喜连连,就好像和女孩子第一次约会那样,你没有任何可以依赖的条件,只能见机行事,如果成功,那就是再好不过的结果。”

导演的责任

在读剧本的时候,Turteltaub设想中男主角的最佳人选就是Jason Statham。“我需要一个英雄,他有脆弱的一面,懂得大笑,懂得自嘲。有些演员可以做到这些,但他们不能演动作片。”他看过许多Statham的电影,不管电影是怎样的主题和故事,他总是表现出一种尊严感。“不管角色富有还是贫穷,正派还是反派,那种尊严感总是不离他左右。尊严感会带来公正、诚实、体贴、智慧……角色会因此而丰富,而Jason每次都能做到这一点。我觉得那很特别,也是他成功的奥秘所在。”

Turteltaub 对英雄的定义是“打破束缚”。“每一个成功的角色都会在电影里情节推动中完成一种转变:他们要更正一个出错的地方,那可能是阻止他成功的障碍,也可能是促成他成功的原因。就某种程度而言,和敌人对抗的过程中,他也治愈了心中的敌人。这是我们已经遵循了千百年的理念,在神话传说中我们就看到这样的模式,不过在电影里的呈现的时候,我们更要强调,角色会做怎样的选择?”

他突然停下来,有点不可置信地一个一个字拖长了音,“我是第一个请Jason Statham拍动作片,而没有在电影里加入追车、猛击别人的脸或是枪战这些司空见怪的桥段的导演,统统没有!”他显然有点得意,“所以,怎样让一个小小的人类和一头巨型的鲨鱼对抗?他凭借的是最重要的东西在战斗,头脑和勇气。”

黑色高领毛衣 Ermanno Scervino

眼镜 私人物品

“这是为何人类比鲨鱼进化更完全的关键。我们不停地在电影里寻找一个答案:那个男人拥有了哪些巨齿鲨所不具备的特质?显然,答案是‘科技’,也就是‘智慧’。一人对战一条鲨鱼/鲨鱼群,人性对战所有的鲨鱼,人性赢了。”

他当然知道要把握一个“度”,这条巨齿鲨只是个别的案例。“要区分开一点,一条巨大而邪恶的鲨鱼并不意味着所有的鲨鱼都是邪恶的。鲨鱼并不邪恶,它们是我们的朋友,人类不能一直这么赢下去,需要停止杀戮,保护鲨鱼。”

电影中除了强调人和鲨鱼的对抗之外,也体现了巨齿鲨和其他海洋生物之间的对峙,“如果有一条巨齿鲨在海里,鲸鱼的处境也同样危险,所以我们所作的斗争是保护整个海洋,而不仅仅是为了我们自己。”他顿了顿,“哦,这听起来真是动人!”

因为种种原因,李冰冰临危受命,在开机20天后才进组。之前的种种挫败感也让Turteltaub不敢有太高的期待,他喜欢将演员本人身上的特质延续到角色中去,把他们的品质放大,“但前提是我需要了解他们。”他知道李冰冰是一个美丽的中国电影明星,可能拥有十亿名粉丝,“但我不知道那意味着什么。我也看过她的作品,但在一部作品中的表演并不能体现出她的人品如何。”

黑色高领毛衣 Ermanno Scervino

眼镜 私人物品

他很快就意识到,李冰冰和他的想象完全不同。“她是一个聪明的、经验丰富的电影明星,更确切的说,她是个十几岁的女孩子。她的兴奋里有小女孩的那种诚实和快乐,非常善良而且慷慨,这让她更加动人。”他见过许多不愿意展露出自己柔软和甜美那一面的女演员,“因为她们不希望因此被人利用。有时这也是种聪明的法子,毕竟,有时候女人得不到男人所拥有的尊重,所以她们要表现得更强硬一些。”

李冰冰当然有她强硬的那面,比如Turteltaub建议她在进组第三天后拍摄重头戏的时候,她一口回绝,她觉得在身体和心理上,自己都需要更充足的准备。Turteltaub理解她在专业上的要求,“在她身边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好像回到了年轻的时候,带着自己的妹妹一起去冒险。”

在最开始当导演的阶段,Turteltaub会花上许多时间和演员们沟通,了解他们的个人生活,“而渐渐我开始意识到,即使没有我,这些演员也已经足够好了。我不需要去了解他们的妈妈是否揍过他们,又或者他们的父亲是否出过长差,那是演员自己的准备部分,大多数的演员希望导演指导他们在现场的站位,告诉这一刻之前发生了什么,他们想知道表演的‘度’:你要幅度大还是小?你要动作快还是慢?越详细越好。”

他已经不再认为挖掘演员的情感历史是他的工作内容。“当然这也视情况而定。有一个场景需要Jason和冰冰两人非常强烈的情感,我们在事先聊了更多情绪上的故事,可能也谈到了一些个人的情感,来决定哪些可以被用到那一幕的拍摄中去。”

黑色双排扣大衣 Ermanno Scervino

现在越来越多电影都高度依赖技术完成,演员们往往在绿幕前拍摄,需要大量的解释和指导:他们正看着什么东西,正在发生的是什么情景。“我们并不是真正身在海里,被一条鲨鱼追逐,我们站在一个摄影棚里,被一个网球追逐。演员们需要导演帮他们描绘出情景的细节,这样才知道在那一幕中怎样做是恰当的。”

但情感永远是比技术更重要的因素。“导演最有成就感的部分,就是你真的可以和演员们建立起那种情感的联系。你需要用一种自我(intimate)的方式,为他们的卓越表现贡献出自己的力量。所以真正的答案是,99%的时候你在帮助演员构建故事所需要的技术环境,梳理角色的时间线,而剩下的1%的时间,也就是你和演员的情感交融在一起的那个时刻,可能胜过99%的所有。”

“相比我的演员,我可能没那么怕鲨鱼,也没那么怕溺水,我不知道对任何导演来说,是否有比对演员的失败更大的恐惧。”他很早就从自己的经验中学习到一点,每一个演员都是截然不同的“人”,“你不能对着一群人说同样的话,也不能把和一个演员的沟通方式用到另一个人身上去。每个人都需要一种特别的沟通方式。有些人就是喜欢你什么也不说,但有些人就需要许多谈话,导演应该做的就是满足每一个演员的需要。”

他知道安全感对演员而言意味着什么。“当一个演员表现出不礼貌甚至难搞的架势,我十之八九是因为他害怕了:他们可能在担心自己太胖,可能觉得导演很可怕,可能担心永远也看不到电影上映的日子,而最糟糕的是他担心大家都会看到这部电影……我的焦点在于去除他们的这些担心害怕,给予他们情感上和创作上的信任和安全感,他们才会有信心去达到应有的要求。”

拥抱危险

与水有关的拍摄总是潜伏着许多危险,作为导演,Turteltaub的责任之一也是保证所有人的安全。“有很多难以预料的情况,天气的变化、水下的灯光,甚至是你穿的衣服,都可能成为危险的来源。新西兰的水并不暖和,你不能被冻僵,所以总是要格外小心。”

但危险也是电影的有机组成部分之一。“我们想做一些冒险的事情,一些特别的、普通人不会在日常生活里做的事情,如果一点都没有‘危险’的感觉,你就不能给观众足够多的东西。不管出于个人的角度还是经济的角度,我都不希望任何人受伤,包括我自己在内。”

黑色高领毛衣 Ermanno Scervino

小心不等于害怕。“害怕是创造的敌人,也是成功的敌人。你或者一鼓作气战胜害怕,要不就是过于专注或者过于愚钝,干脆忘记了害怕。如果你让害怕存在,你就给失败打开了门。”他总是和自己的孩子强调,别害怕,但记得要小心。“我的意思是,放开害怕,忽略它,但这不意味着变成一个傻瓜。去尽情跳跃,去尝试你擅长的事情,如果你一直在害怕的阴影下,你就没有人生了。”

他的导演历程也近乎一次次的冒险。他的处女作是《小鬼难缠又当家(3 Ninjas)》,第二部是《冰上轻驰(Cool Runnings)》,似乎走的是家庭儿童片导演的路线,到《二见钟情(While You Were Sleeping)》,又转到了浪漫喜剧的范畴,而《国家宝藏》一出,他又被视为《夺宝奇兵》后开拓新寻宝探险类电影的导演。

黑色双排扣大衣 Ermanno Scervino

“除了《国家宝藏2》之外,我从来没有重复拍过某个电影的类型。可能这也是一部分人认为我没资格被称为‘艺术家’的原因。但什么才是艺术家做的事情呢,把同一件事情不断重复再重复吗?为什么要去同一个景点旅游两次呢?还有一整个世界可以探索啊。谁知道你在哪里可以找到爱、找到新奇呢?”

他每一部电影获得成功,都会从影评人那儿得到一个有趣的评价:“这真是一个令人意外的成功。”“每一篇表示认同的影评都会写,‘Turteltaub拍了一部让人惊讶的好电影’,我也不知道我到底要拍出多少部好电影,他们才会去掉‘惊讶’这个定语,但显然,我还要继续努力。”

本文原载于《时尚芭莎》9月上 幕后英雄

总策划/芭莎电影组

摄影/黎晓亮(ASTUDIO)

监制/宋青Stella Song

执行/阴博文Blair Yin

妆发/许大宝Andycreation

采访、撰文/李冰清

服装助理/田恩睿

©版权声明:时尚芭莎网编辑刘晶,本文系时尚芭莎网独家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刘晶

刘晶

《时尚芭莎》资深新媒体编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