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职场乐活 > 会生活 > 手艺人的新匠人精神:一生只为一事来

手艺人的新匠人精神:一生只为一事来

时间:2018-05-21 14:54 来源:时尚芭莎

【时尚芭莎网讯】

谢扬帆:从最修复到最创作

饱满创作心的故宫文物修复者

与谢扬帆的采访通过书面与电话完成,他用清醒冷静的姿态对每一个问题作出足够篇幅的回答,是老派文人式的严谨与工整。

电话中,他语速缓慢,不急于表达,也不轻易跟随,整个人呈现出一种气定神闲的样子。

有点像民国时期的文化人,有个性但不浮躁,沉得住气却不枯燥。

研究生毕业后,谢扬帆奔着师兄去了故宫文保科技部木器工作组。像电影《我在故宫修文物》演的那样,大部分时候,他都在修理那些千百年前的老物件。

在这之前,从附中到央美,从绘画到雕塑,他学了12年。

学习雕塑的过程让他看待世界的眼光由平面变得立体,更加关注空间与真实感。而木器的修复,是个与木头对抗的过程。

与材料对撞,要么你顺应它,要么你掌控它。谢扬帆将这个过程视为对自我的打磨与映照,沉默着前进,并不急于收到什么。

什么是潮流?

你就在潮流之中

“宫里的生活”,他这样说,“很慢,宫墙阻挡了外面的喧嚣。”

与商业社会要在甲方乙方身份上周旋、要受到成本市场的制约不同,谢扬帆的工作,只要服从于文物修复的标准就可以了。

为了让一件老物件恢复尽可能的最佳状态,他们不吝金钱、时间与财力。

每天跟老祖宗留下来的最有中国文化代表性的东西打交道,极大满足了他那颗热爱传统文化的心。

而只此一件、毁坏无可复原的特殊性,令他无法不将注意力放在手艺的精进上。

这是一件容不得推倒重来的工作,缓慢的节奏里藏着不可逆转的紧张感。

 

刚开始会急,老师傅告诉他:“急了,燥了,没感觉了,就放一放,别太较劲,等你整个人的状态放松了再回来。”

他试了,发现有用,再以后,“急的时候就停下来呗”。

 

与世隔绝般的工作方式,会令人与时代脱节吗?一个热爱艺术的人,会担心才华埋没在日复一日中吗?

对谢扬帆来说,在故宫修文物的过程,绝对不是日日重复的枯燥。每一件文物都是不同的,又都是一手的,那种近距离研究探索的快乐,带给人足够的新鲜感。

 

至于人与时代的关系,什么是紧随时代,什么是脱节?

他用一位师傅的话回答:什么是潮流?什么是流?你就是当代的一个人,你本人、你做的每件事情,都在流中。

在动,在感知,你就在潮流之中。

 

自由与克制要相互滋养

故宫最早的那批老师傅,多半是建国后从前门、隆福寺等地聚拢的老手艺人,包括早年在琉璃厂收集文玩画作的那批老玩家。

与清华美院、中央美院出来的科班生不同,早年进宫的老师傅们着眼点更多放在东西本身,怎么修好、怎么结实。

而谢扬帆们追求的是如何尽最大可能保留文物信息,甚至将曾经的修复痕迹也保留住,以此留下时代的痕迹,最大化地上升它们的美学价值、历史价值乃至科学价值。这或许是宫门内这批新老匠人之间最根本的不同。

 

正因如此,修复文物对于谢扬帆来说,成了一个探索的过程。

他享受又敬畏,通过了解历史背景、制作工艺与形制图案,文物面貌逐层清晰,它所占据的心理空间也在增大。

这些物件在他看来,不再仅仅是某个时代的工艺品或器皿,而是传达着对应时期的人类审美与生产力水准、社会文化。

将之修复到最接近的初始状态,使观众接受到对应的历史信息,成为谢扬帆的荣誉感来源。

 

私底下,他将过程中收集到的养分厚积薄发,坚持不懈地搞创作。自由创作与文物修复之间相互激发,谢扬帆追求着手艺上的极致,训练自己克制有度。

一方面是在完善的计划下精益求精,又时刻警醒要跳出技术的局限,走向心性的自由。

©版权声明:时尚芭莎网编辑,本文系时尚芭莎网独家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