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职场乐活 > 文艺场 > 她曾被大都会拒绝,却一手缔造了美国现代艺术王国!

她曾被大都会拒绝,却一手缔造了美国现代艺术王国!

时间:2018-04-18 17:10 来源:时尚芭莎

【时尚芭莎网讯】时尚芭莎

时至今日,在变幻莫测的收藏界,大多数成功的收藏家都是男性。但在上世纪30年代的美国,一位女性藏家却成为了美国现当代艺术史中最重要的推动者之一。可以说,没有她的努力就没有如今的美国艺术,她就是惠特尼夫人。

1.jpg-1080_551

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展览:“America Is Hard to See”现场

被大都会拒绝的女人

很多人在听到惠特尼时,第一反应不是已故歌星惠特尼·休斯顿,就是位于纽约曼哈顿的惠特尼美术馆。没错,这座全美最重要的美术馆之一,正是由惠特尼夫人一手缔造的。

2.jpg-1080_721

惠特尼美国美术艺术博物馆

1918年,惠特尼夫人在纽约创立了惠特尼工作室。在助理的帮助下,她在短时间内一举将约700件美国现代艺术作品收入囊中。海量的收藏,让她萌生了向博物馆捐赠的想法。于是在1929年,她向大都会美术馆表达了自己的捐赠意向,为了减轻美术馆的负担,她甚至还一并准备了所有作品的维护费。

3.jpg-776_681

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

但此时,大都会美术馆的董事会却一如既往地展现了自己的保守姿态。他们对美国现代艺术中激进、自由、张扬的色彩嗤之以鼻:“美国的现代艺术没有收藏价值。”

4.jpg-800_596

爱德华·霍普《Seven A.M.》,76.7×101.9cm,1948年,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藏

5.jpg-800_465

爱德华·霍普《Early Sunday Morning》,89.4×153cm,1930年,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藏

被拒绝的惠特尼夫人不甘心,又将目光转向刚刚成立的纽约现代艺术馆。但它的负责人同样不看好美国现代艺术——这让惠特尼夫人彻底丧失了对艺术机构的信心。既然没有人愿意接纳她的藏品,那就不如开办一座属于自己的美术馆。

6.jpg-800_398

爱德华·霍普《Soir Bleu》,91.8×182.7cm,1914年,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藏

1929-1931年间,惠特尼夫人邀请建筑师诺埃尔·米勒在自己的工作室及住所外,另外开辟了两栋建筑,并将之打造为惠特尼美术馆。1931年,惠特尼美术馆正式对外开放,一直陪伴着惠特尼的助理担任美术馆的首任主管。

7.jpg-1080_1353

惠特尼美术馆旧址

转眼间,曾被众多美术馆拒之门外的美国现代艺术,逐渐成为了明日之星。1948年,为了迎合美国蓬勃发展的当代艺术氛围,美术馆开始接受来自其他藏家或艺术家的作品。

8.jpg-800_531

爱德华·霍普《A Woman in the Sun》,101.9×152.9cm,1961年,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藏

作为美国艺术的先驱机构,自1975年开始,录影、摄影或电影艺术开始被美术馆列入收藏;而到1981年后,装置艺术类作品也出现在了场馆之中;1989年,美术馆更是开始尝试收藏行为艺术的作品。

9.jpg-1080_1360

理查德·阿维顿《DOVIMA WITH ELEPHANTS, CIRQUE D’HIVER, PARIS》,1955年,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藏

10.jpg-1080_1605

罗伯特·隆戈《Untitled (Cindy)》,1998年,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藏

从个人收藏开始,如今的惠特尼美术馆早已超越了自我的局限,成为了美国艺术界中最重要的机构之一。除了不断扩张的馆藏作品,由美术馆主办的惠特尼双年展,更是成为了美国,乃至全球艺术界都不可错过的一大盛事。

11.jpg-1080_652

2017年惠特尼双年展现场

美国现代艺术的幕后推手

惠特尼夫人之所以敢建立自己的美术馆,是因为她对自己的收藏充满信心——这些来自美国现代艺术的作品,自然没有辜负她的期望,如今已成为现当代艺术中最浓墨重彩的一笔。

12.jpg-667_800

Charles Demuth《My Egypt》,1927年,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藏

上世纪初,正值欧洲现代艺术蓬勃发展的时期:野兽派、表现主义、未来主义各种流派此起彼伏。但此时的美国,众多本土年轻艺术家虽拥有独特的想法,却很难找到能够展示自我的平台。

13.jpg-1080_704

威廉·埃格尔斯顿《Untitled(Grocery Store)》,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藏

14.jpg-800_455

凯斯·哈林《Ignorance=Fear/Silence=Death》,1989年,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藏

惠特尼夫人在繁荣的欧洲现代艺术背后,发现了这些渴望被关注的美国艺术家。她对他们的遭遇感同身受,决定通过自己购买并展出他们的作品,用实际行动支持他们的创作。事实上,从1907年起,直到惠特尼夫人去世之时,她都是美国本土艺术最大的买家之一。

15.jpg-637_800

Jacob Lawrence《War Series: Shipping out》,1947年,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藏

1908年,惠特尼夫人参观了麦克白画廊,当时展出的是一群以“the Eight”自称的艺术家的作品。离开画廊时,惠特尼夫人带走了展览中的四幅作品。多年后,“the Eight”以另外一个名字被大家所熟知——“垃圾桶画派”。

16.jpg-528_432

约翰·斯隆《Backyards, Greenwich Village》,66×81.1cm,1914年,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藏

不拘一格的惠特尼夫人拥有独特的收藏眼光。她常常会被那些看似粗糙却足够叛逆、新潮的作品所吸引。她不关心艺术家是否有名,她只在意作品是否满足了她的第一直觉,而她也十分乐意帮助这些作品背后的年轻艺术家。

17.jpg-800_542

贾斯珀·约翰《Three Flags》,1958年,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藏

惠特尼夫人的收藏,常常被传统的学院派讽刺:“事实上,对于在惠特尼夫人的场所展出作品超过100件的艺术家们而言,马蒂斯和杜尚仿佛从不存在。”不过惠特尼夫人对此并不在意,就算被所谓的权威机构拒绝,但包容、自由的风格正是美国精神的最佳体现。

18.jpg-1080_600

安迪·沃霍尔《Ethel Scull 36 Times》,203.2×365.8cm,1963年,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藏

在惠特尼夫人的全力帮助下,包括托马斯·哈特·本顿、乔治·贝洛斯、爱德华·霍普、约翰·斯隆等艺术家开始走上舞台。因为有了惠特尼夫人作为坚强后盾,这些艺术家得以继续创作。

19.jpg-663_800

乔治亚·欧姬芙《Music, Pink and Blue No.2》,88.9×76cm,1918年,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藏

时光流逝中,这些曾经受惠于惠特尼夫人的艺术家早已功成名就,但他们永远都不会忘记惠特尼夫人对自己的帮助。在惠特尼夫人去世多年以后,1970年,惠特尼美术馆接收了大量爱德华·霍普的遗作。这些遗作包括大约2000幅油画、水彩、素描和版画,这成为了美术馆史上接受过的最大一批捐赠。

爱德华·霍普手稿,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藏

1976年,美术馆收藏了罗伦斯的遗产,其中包括了米尔顿、欧姬芙、拉里等20世纪美国现代派大师的作品;1979年,艺术家雷金纳德·马什的遗孀向惠特尼美术馆捐赠了超过850张绘画作品。

22.jpg-800_963

乔治亚·欧姬芙《Summer Days》,91.8×76.5cm,1936年,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藏

其实除了建立惠特尼博物馆,惠特尼夫人还资助了1913年军械库展览。如今,军械库展览已成为全球最大规模的艺博会之一。

23.jpg-1024_685

今天的军械库展览现场

惠特尼夫人当初的慷慨与善良,最终获得了无价的回报。她独到的眼光,发掘了这些天赋凛异却不被人欣赏的年轻人;这些日后的艺术大师,也在为日益壮大的惠特尼美术馆增砖添瓦。

24.jpg-1080_583

乔治·卢克斯《Armistice Night》,94×173.7cm,1918年,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藏

从一个人到一群人

从一个人的收藏,到一个人的美术馆,似乎在惠特尼夫人生前,她的艺术之路始终是孤独的。独立自由的惠特尼夫人,为何选择了一个人走下去?这和她儿时的经历密切相关。

25.jpg-800_1200

惠特尼夫人

惠特尼夫人,原名葛楚·范德伯尔特(Gertrude Vanderbilt)。1875年,她出生在纽约声明显赫的范德伯尔特家族。作为家中唯一的女儿,她从小和哥哥们一起玩耍,逐渐培养了自己好强、独立的性格,但年幼的她极为敏感、脆弱。

26.jpg-1080_1412

年轻的惠特尼夫人

艺术,渐渐地成为了惠特尼夫人表达的窗口。她开始创作,并在罗丹的指导下学习雕塑,由她创作的城市公共雕塑在欧洲和美国都收获了不少赞誉;她开始收藏,最终成为了美国艺术史上最重要的藏家。

27.jpg-800_1200

惠特尼夫人雕塑作品

惠特尼夫人标新立异的品位让她的收藏之路并未得到很多人的支持,连她的丈夫都不曾欣赏过那些作品。这位丈夫,曾经拒绝将艺术家为惠特尼夫人所作的肖像画,放在自家的卧室中:“它们就像把新时代的女人放到裤子里。”但值得欣慰的是,在惠特尼夫人去世之后,她所付出的努力终于得到了越来越多人的认可。

28.jpg-925_638

罗伯特·亨利《葛楚·范德伯尔特·惠特尼女士》,1916年,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藏

在惠特尼夫人去世之后,惠特尼美术馆失去了唯一的财力支持。1956年,由藏家、画商和慈善家组成的支持团队,成立了机构“The Friends”。该机构由真正热爱美国艺术的人来负责,他们在每次展览中精挑细选,为美术馆的永久收藏注入新的活力。德库宁、波洛克等人的作品就是在其努力下,加入了惠特尼美术馆的收藏。

29.jpg-648_800

亚历山大·考尔德《Object with Red Discs》,224.8×83.8×120.7cm,1931年

去世多年的惠特尼夫人,如果能看到今天的美国现代艺术和惠特尼美术馆,一定会感到十分欣慰。从个人爱好出发,惠特尼夫人为民族、为国家的艺术付出了自己的一生心血。由她一手缔造的美国现代艺术,将永远不会忘记她的名字。

监制/齐超

编辑、文/景雨萌

发布/刘璐

本文由《时尚芭莎》艺术部原创,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时尚芭莎网编辑时尚芭莎,本文系时尚芭莎网独家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