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职场乐活 > 会生活 > 为拍戏他下田下矿还“蹲”派出所,段奕宏的影帝拿得腰板很直!

为拍戏他下田下矿还“蹲”派出所,段奕宏的影帝拿得腰板很直!

时间:2018-04-03 17:07 来源:时尚芭莎

与其说段奕宏终于迎来了事业的巅峰,不如说,这些年他的坚持与拷问,终于有了回响。

【时尚芭莎网讯】时尚芭莎

与其说段奕宏终于迎来了事业的巅峰,不如说,这些年他的坚持与拷问,终于有了回响。

2017年的11月3日,段奕宏站在了第30届东京电影节的领奖台上,他凭借主竞赛单元唯一一部入选的华语作品《暴雪将至》,摘得了影帝桂冠,成为了东京电影节历史上的第七位华人影帝。他的脊背挺得直直的,握着奖杯的手关节突起,看上去攥得那样紧。

“没想到,不敢想。直到今天,我还认为我的表演仍然有着局限性,但是我很开心,我没有走到穷尽那一步,我还可以再走下去。”在获奖感言中,他这样说道。

电影《暴雪将至》剧照

那一刻,他是余国伟,也不是。

电影《暴雪将至》的故事发生在1997年的南方小城,工厂保卫科干事余国伟(段奕宏饰)想借由能够侦破小城中的连环杀人案,真正成为一名警察。

电影海报上,一个小小的人影站在从白雪中割裂的深涯边,一步之遥就是毁灭。

“我比余国伟幸运。”段奕宏的这句话,听起来像一句沉吟。

黑色高领针织衫 Etro

白色衬衫、黑色休闲西装套装均为 Wooyoungmi

黑色皮鞋 Christian Louboutin

段奕宏连续考了三年,才终于考上了中央戏剧学院。在学校的四年时间,他成绩优异,却因为政策变化,得不到毕业分配留京的机会,得知这件事以后,他骑上骑行车,揣着所有的成绩单去了文化部。

那个时候的段奕宏知道,只有变成一块石头,才能逃脱命运如洪流般的裹挟,那些年,段奕宏是叛逆者,家里人来北京看他,见他住在半地下室,除了惊讶于他的勇气何来,也觉得他的未来渺茫,甚至那份坚持看起来都有些盲目。

他不管。

站在偌大的北京城,强烈的隔绝感让段奕宏不适,他太想成为其中的一员了,于是在面对每一个机会时,他都是拼了命的,甚至是不计代价地完成,于是坊间流传着好多关于他对戏的痴狂。

那不过是一个有关终极问题的思考:我是谁,我要去向哪儿?

白色衬衫 Wooyoungmi

黑色长裤 All Saints

黑色皮鞋 Christian Louboutin

“我们的认识和认知都是非常有局限的,因为我们习惯于接受。当然了,我也喜欢可以不必思索的,在一种生活给出的节奏中生活,不愿意有什么突发的事情;我也不愿意每天在脑袋中揣着思想包袱地去探索,可是我最不愿意丢掉的是我身上的本质,和对自己了解的渴望。”

段奕宏说,他生活当中的不确定性,以及必须要通过自身求索而得到结果的生命形态,就是从他一次又一次的考试中确定下来的,并且,也从没有人可以许给演员这份职业一个笃定的未来。

电视剧《我的团长我的团》对于段奕宏的影响是非凡的,他说从那个时候开始,他真正感受到了职业带给他的幸福感和责任,也是从那时开始,他决定死守住自己的创作价值和阵地。

电视剧《我的团长我的团》剧照

在《我的团长我的团》中,段奕宏所饰演的角色龙文章,是一个名为团长,实则是一个在团副死后摘下团副军衔挂在了自己身上的中尉。

后来时局吃紧,龙文章凭借能力不仅救回了战友的双亲,还为最后的“死亡之战”找到了有利的突破口,最终战死沙场。

或许,这个为“假造”的自我践行并证明的过程,让段奕宏的内心开始有了坚定的力量。

白色衬衫 Wooyoungmi

黑色长裤 All Saints

黑色皮鞋 Christian Louboutin

段奕宏说自己比余国伟幸运,的确。余国伟在意识中塑造的自我,在永远的没有回报和肯定中,飘摇着,愈发疯狂,最终走向了自毁。

在影片的结尾处,余国伟被逮捕,和刑警队长老张坐在车里,一道金属隔栏挡在两人中间,老张自顾自地说:“今天冬天这是怎么了,有这么多的雨水。”,余国伟坐在后排座位上,看着窗外,抬手抹掉脸上的不知是雨水还是眼泪,转而突然压抑不住地低声哭了出来。

电影《引爆者》剧照

段奕宏深深地感受到了余国伟的痛苦,“清醒地意识到,此时此刻是什么样的角色,之前付出的一切是什么,在别人眼里面是什么,在戏里,老张对余国伟说的那句话,好像在问:你怎么变成这样了?这个是最残忍的,这个是环境,这个是我们无法改变的,我们意识到这种东西的时候,其实改变的是自己。”

段奕宏说他比余国伟的幸运之处在于,他的消化能力更强,对荣誉的认识更高,余国伟为了荣誉而战,他从前是,可现在不是了。

与其说是为了荣誉,或许从某种角度上来说,是为得认可,一种把自我认知立于社会抑或世界中,所得到的反馈。

白色衬衫 Wooyoungmi

黑色长裤 All Saints

黑色皮鞋 Christian Louboutin

于段奕宏,这些年他或有的偏执和坚持,都有了回响,仿佛那道门被推开了,前面是无尽而不可测的关于生命的未知,曾经困于门后的纠结和自我,都自由了。

2017年10月,段奕宏的父亲过世了。

为父亲守灵时,段奕宏不敢相信这件事已经真实地发生了,但理智令他清醒,他甚至在想,如今跪在这里磕的头,父亲能知道么,他尽力搜索着记忆发现,在老人生前时,他并没有给老人嗑过头。

电影《烈日灼心》剧照

今年的年三十,段奕宏拉过母亲让她坐定,跪在地上恭恭敬敬地给母亲嗑了个头,母亲连忙说家中没有这样的规矩,他答:这不是规矩,我就是想让你高兴。

“你明白我刚才说的激活了吗?可能在天之灵我的父亲可以看到,可是我还是想看到我们彼此带来的幸福感。”

白色衬衫 Wooyoungmi

黑色长裤 All Saints

黑色皮鞋 Christian Louboutin

“它们都是在我没有准备之下发生的,这种东西是奇妙的,是来得恰到好处。有一些时候的事情的发生和感觉的发生就是那么恰到好处,而我们往往会赋予它一种悲观的情绪色彩,因为太容易给自己设定一个结局。

可是我们往往会忽视掉很多在我们毫无准备之下的,我们不敢接收。

我们总是一路逃避,怀疑和放弃的心态,虽然感觉上是积极的行动,其实也是一种消极的状态。

电影《暴雪将至》剧照

因为当我们面对这些毫无准备的时刻时,我们带有戒意,不敢接受这种信息,当我们没有勇气接受这种看似没有准备的信息的时候,其实就是已经退化了。”

这是离去的父亲为段奕宏破解的一串潜藏于生命中的密码,这就是他所讲的激活,这就是人世间最平常的生离死别、爱恨情仇。

曾经,困于自我当中段奕宏,或许无暇顾及这些。为了饰演《烈日灼心》的伊谷春,他在厦门的派出所体验生活;为了《引爆者》的赵旭东,他下了矿;为了《白鹿原》的黑娃,麦子割得他满手是血。

黑色高领针织衫 Etro

卡其工装裤 Wooyoungmi

黑色皮鞋 Christian Louboutin

他曾经于角色中拼了命的求索着的,如微尘一般可能被忽略而又那么沉重的情感线索和体会,在现实生活里得来的竟如此不费吹灰之力,因为竟在经历着的,便是段奕宏实实在在的人生。

“在体会别人的人生时,不能说容易,是更加接近彼此。” 这便是表演与真实人生的彼此给予。

段奕宏刚刚杀青了一部电影,尽管现下并不可得任何细节,但大体上来看,是一部中外合拍的冒险科幻类电影,原来段奕宏对于职业的“冒险”,还在继续。

电影《引爆者》剧照

“没有关系,我就是那块板砖,那个奠基石,总得有人被奠在下面,我们很多前辈干的这个事儿,我们的福报都是他们积下来的德,今天这块领域(科幻电影),这样的表演方式,我有责任去尝试,死守着一个惯性,死守着被别人叫好的表现形式。

挨骂就挨骂了,但是风险性带来一种快乐,这种快乐可能会转化为一个小小的进步,小小的行业的进步,就是作为一个从业者的幸福。” 现在他一点都不害怕结果。

好比他家乡的孩子,三四岁的样子就翻身上马。

肉桂色直领衬衫 Hermès

黑色西装外套 Louis Vuitton

黑色西装长裤 Ports 1961

驼色大衣 Stella McCartney

“我们想的完美都是局限性的,因为我们的纬度太小了。” 别被所谓的结果吓死,段奕宏说:“我说的压死是你想得到的结果,然后步子都没有迈出去,就把自己排斥、否定、删除了。”

 

他已经轻快了起来。

拍摄就在城中的一个黑匣子里,拿着帽子穿梭在观众座椅间的他,就是一个进门避雨的旅人;换上背带裤在舞台上顽皮的样子,就是《摩登时代》里的卓别林;推开幕布,他就是这个空间里的主宰者。

仿佛这些角色就揣在他的口袋里,拿出谁,就是谁。

其实是谁都不要紧,只要他还是段奕宏。

本文原载于《时尚芭莎》4月下 本月男明星

摄影/尹超SUPER STUDIO

监制/葛海晨AnnaKot

策划&形象/张婧璇Coco

妆发/周玉

采访&撰文/在安

服装助理/罗天天、张涵

场地鸣谢/77文创

©版权声明:时尚芭莎网编辑时尚芭莎,本文系时尚芭莎网独家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