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职场乐活 > 真偶像 > 有一千种方式“渣”,却让人更心疼,张彬彬是为言情小说生的吧!

有一千种方式“渣”,却让人更心疼,张彬彬是为言情小说生的吧!

时间:2018-03-26 14:18 来源:时尚芭莎

最近,由大IP改编同名电视剧《烈火如歌》已经播了大半

【时尚芭莎网讯】时尚芭莎

女主烈火山庄大小姐+掌门人烈如歌跟“天下第一美人”银雪的相爱相处也正式进入“深情不悔,至死不渝”的浓情模式

跟如歌不染情欲,只求守护余生的暖男王爷玉自寒也快成了一大批姑娘的心头好

而电视剧一开头,那些关于小师妹和大师兄的前尘往事

那些14岁栽下的荷花

还有那些细细密密,几乎缠绕了少年和少女整个青葱岁月的“浅情人不知”

好像都已经随着如歌跟战枫的渐行渐远而渐渐成了不被提起的荒芜旧事

小说原著里战枫得不到的圆满,到了电视剧里也并没有得到补偿:为保护所爱而彻底失去所爱,失去父亲,同时也失去师父,被仇恨愚弄,被爱人放弃,最后得到了烈火山庄,却从此孤身一人

从《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中的离镜,到《丽姬传》中的秦始皇,再到今天《烈火如歌》中的大师兄战枫

张彬彬似乎一直在出演这样一种“自己把自己活活作死”的“深情渣男”,命运似乎总能给他的人生拐个弯,让他本该拥有的花好月圆,变成最后的浮生一梦

但偏偏也正是因为如此,芭姐才不免感到惊奇:从《三生》到《烈火》,劈腿,背叛,伤女主,杀岳父···他有一千种方式“渣”,可偏偏让你忍不住想心疼他

甚至在他身上,芭姐简直差点儿就相信了“男人不坏,女人不爱”这种鬼话!

以为只是放弃一个人,最后才发现是放弃了一生,战枫“渣”得让人有点儿疼

不瞒大家说,作为《烈火如歌》原著党的芭姐打从第一遍看小说的时候,最爱的,最心疼的,记忆最深的角色似乎就一直是战枫

所以我跟很多书迷们一样抗拒着,自己爱的人物被影视化:

甚至比起大家对“天下第一美人”+“人生开了挂模式”的仙人银雪角色该花落谁家的担心

芭姐可能更怕的是背负着血海深仇,却有满满一腔深情无人可诉的战枫被演成一个邪魅狂狷式的霸道总裁或故作深情的帅痞子

——这样说渣不渣,说好不好的人设太容易出乱子了,所以不得不说,直到电视剧开播之前,芭姐都快为自己这段十年之前的“心头好”操碎了心

可当电视剧版《烈火如歌》里大师兄战枫第一次出现:烈火山庄中,磅礴的瀑布下,一袭暗色衣服的少年冷着脸在练着刀法

天地那么大,却好像只有他一个人,故事还没铺开,你却已经能粗浅看出这个少年身上生人勿近式的挣扎——冷着脸,却不面瘫,张彬彬版“战枫”的出场甚至算得上惊艳

可更让原著党会有点儿想哭的是,当在外漂泊了很久,试图找到“挽回一个男人的心的方法”的如歌终于回家,她隔着河流向远处正在练武的战枫高喊“我回来了”时

我们很轻易可以看到战枫那一秒的愣仲,以及看着那个红衣少女向自己狂奔而来时,他身上根本难以抑制的思念和喜悦

即使最后他用“索然无味”的嘲讽作为这次与如歌重逢的收尾

但他似乎骗不了任何人:他看着她喋喋不休诉说思念的眼神

他吻住她时的深情

他推开她,刻意用手擦过嘴角时的矛盾与痛苦——不止是几乎与原著一模一样的台词,张彬彬版战枫几乎用一开场的一个吻,就收割了一批原著党的少女心

呐,他真的是我小时候喜欢过的那个沉默的少年

很幸运,时光荏苒,我们终于换了一种方式,又重逢了那个戴着蓝色耳钉,独自承受所有的少年

故事里,是与如歌青梅竹马,相知相爱的大师兄战枫,打从两年前带回烈火山庄一个青楼女子莹衣起,他对如歌的一腔深情与守护就全变成了伤害:

面对如歌跟莹衣起冲突,他几乎眼睛都不眨地选择护住莹衣

面对如歌为了挽回他做出的所有努力,他回报地只有嘲讽跟伤害

这样的战枫,跟原著里写的一样“渣”,可也就是这样的“渣”才能在最后,在所有真相揭开时,令人愈加心疼

当如歌的父亲,烈火山庄庄主烈明镜宣布“如歌跟战枫即将成亲”时,他向前迈出一步,用几乎是颤抖的嘴和冷硬的眼神说“不”

可当如歌站出来说“我不是在维护大师兄,我只是在维护我自己——爹,我的确喜欢过他,可是,现在我已经不喜欢他了”时

战枫的眼睛里是有一种要哭不哭,疼痛难耐的委屈的,让人恨,更让人疼。

再后来,他看着烈明镜死去——没让他亲自动手,这已经算得上是剧版的一种恩赐

先失去护着自己长大的“师父”

而后大开杀戒,与心爱的小师妹如歌反目成仇

甚至被心怀不轨的师兄弟裔浪关进烈火山庄地牢打出满身伤——似乎没有人再记得,最初的最初,在复仇之外,他只是想护住如歌,让她不必受自己牵累

他一次又一次地告诉自己,她应该永远像十几岁那样无忧无虑地笑,永远活在最光明灿烂的地

只是最后,他既没复仇成功,也没护住她他们一起遭受了命运的愚弄,等发现的时候,已经都回不了头

电视剧演到如歌战枫再一次合力对付大反派暗夜罗时,面对那个看到她来帮自己,眼里满满喜悦的战枫,烈如歌说“因为你是爹的儿子”,短短8个字,清清楚楚的告诉他,我们之间,只有恩情,没有爱情

不知道大家是怎样,反正芭姐是隔着屏幕真正为他心疼了的。

小说的结尾,是战枫继承了烈火山庄,但从此花开花落,如同池塘里再也不会开的荷花,他从此只剩一个人

芭姐曾经说过,年少时,我们如何会想到,这世间竟然会有即使努力也永远得不到的宿命

张彬彬的战枫明明那么“渣”,那么“蠢”,给了如歌那么多伤,我们却仍然为他心疼:一开始,以为只不过是放弃一个人,到最后却发现错过的是一生

我们爱战枫不如说是爱遗憾,爱遗憾里写满因错过而成了过错的人们。

离镜,战枫,秦始皇,张彬彬简直“命里有毒”啊!

如果说,战枫“渣”在杀了亲爹劈了腿,伤了喜欢的人千千万万遍

那《丽姬传》里的嬴政亲手杀了女主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离镜根本是劈腿了女主家八竿子打不着一亲戚,还当作替身把人家大摇大摆娶回家

——这几个角色放在一起,简直像是渣男界开了世博会,大家真的分不出来个子丑寅卯一二三,都可以说是言情界渣男的新高度

而“命里有毒”的张彬彬偏偏就总是赶上这种一腔深情皆错付,自己不作死就不会死的神角色:以为自己爱上了一个男人的鬼族二皇子离镜,他一面情深,一面挣扎

最后因为遇上一个跟自己喜欢的司音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而一时糊涂——你明明该唾弃他的,却偏偏在司音撞破他跟别人的奸情时,看着他的面如死灰哀其不幸,怒气不争

几万年后,在青丘之外,彼时已经是“鬼君”的离镜对已经变回白浅的司音说“你终究不会再等我”时,明明曾让白浅那么伤心的一个人,明明他做出了那么一堆很让人心塞的事儿,你却偏偏当时真的会觉得

自己都替离镜心疼——比从没得到更难过的是已失去,当离镜终于明白得到白浅的爱是天上地下一种怎样的幸运时,他已经清清楚楚地失去了她

而《丽姬传》里的始皇嬴政,有我们想象里,第一位皇帝该有的凶,狠,冷,却也有我们没想到的少年感跟深情脸

甘心为自己喜欢的女人养孩子,愿意给她自己能给的一切,甚至可以为她洗手作羹汤——我们当时以为,都当男主了,这次总该给彬彬一个好结局吧?

却万万没想到,比起小情小爱的冲突,这次是干干脆脆国仇家恨,是两种价值观的战争:嬴政跟公孙丽各有信仰,各有理想,各有固执

最后公孙丽借着嬴政的手送自己插在心口一把刀——她太清楚,面对这个男人,没什么比鲜血更能证明一颗真心

他爱她,可他也不能信任她,他在亲手杀了她的时候最爱她

——说实话,这个角色换个人演也许就是一场“手撕渣男”年度大戏

可偏偏是那个皱着眉头看人,眼里能有万千情绪的张彬彬来演,你就总觉得“别骂了吧,先别骂,也许他有苦衷呢····”

能让自己所有的角色都有自己的命运轨迹,连“渣”都能渣出一万种深情和挣扎

曾经的上戏第一名,如今的“渣男界一枝花”张彬彬,可能就是为了言情小说而生的吧!

©版权声明:时尚芭莎网编辑时尚芭莎,本文系时尚芭莎网独家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