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职场乐活 > 文艺场 > 阅读改变人生|郝景芳:通识阅读与人生意义

阅读改变人生|郝景芳:通识阅读与人生意义

时间:2018-03-25 11:23 来源:时尚芭莎

杂志承载时代,摄影见证时代,作家传达时代。

【时尚芭莎网讯】刘晶

杂志承载时代,摄影见证时代,作家传达时代。

拥有150周年历史的BAZAAR是一本真正的时尚先驱刊物,自创刊伊始,查尔斯·狄更斯、乔治·艾略特、亨利·詹姆斯以及托马斯·哈代等文学巨匠都曾为BAZAAR撰写过特稿。

2018年世界读书日,BAZAAR诚挚邀请中国当下最具影响力的作家毕飞宇、严歌苓、吴晓波、梁文道、葛亮、郝景芳,陪你一起体验阅读改变人生的恒久能量。

通识阅读与人生意义

主笔/郝景芳

郝景芳:1984年生,小说作家,经济研究员。2002年进入清华大学物理系学习,2013年获得清华经济学博士学位。2016年8月,第74届世界科幻大会,凭短篇小说《北京折叠》获最佳中短篇小说奖。曾出版长篇小说《流浪苍穹》《生于一九八四》,短篇小说集《去远方》《孤独深处》,文化散文集《时光里的欧洲》。创立儿童通识教育项目“童行计划”。

阅读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我不只把阅读当成消遣,也不是把阅读当成谈资,而是把阅读和我的人生探索结合得很紧密。

去哪里寻找人生意义?这个话题说起来非常大,也很空,我们可能茶余饭后聊一聊,但是不会当真。只有在阅读的时候,可以真的在书的海洋里面去寻找。

人活在世上总还是需要某种意义,不一定像我们小时候学的黄继光、邱少云那种烈士才叫有人生意义,而是就像任何一段文字都有文字意义一样,我们任何人每天的碎片生活,都需要以某种方式讲述出来,这就是我们所需要的人生意义。

从古至今的第一种人生意义的来源,就是外在权威,神或者人间神。可能是上帝,可能是帝王,可能是领袖,总的来讲就是一个权威。这种意义主要见于神学阅读。

黑色针织裙 YIRANTIAN GUO

项链 DE BEERS

第二种人生意义的来源,进化心理学谈得比较多,就是说人的日常生活很多很多事情都是被基因所推动。人生意义比较接近于中国传统文化说的安居乐业、光宗耀祖、传宗接代。

第三类人生意义的来源,是说瞬时感受,更多的见于文学阅读。是文艺复兴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的传统,想追求体验,追求浪漫,像唐璜,不断去寻找新的生活,想要更多的丰富性。

第四种来源,主要来自于科学阅读。像爱因斯坦、海森堡、薛定谔等一系列大思想家、大科学家,把人类文明的火炬在一代代往下传,这是从人类文明传承的高度获得人生意义。

第五种人生意义的来源,在启蒙思想之后,社会运动思想家把革命当作一般大众的人生意义来源。没有天堂怎么办?就要建立人间天堂。到这个人间天堂,一切问题都解决了,矛盾都消失了,一切都变好了。这样一种愿景,成为了很多人很长时间的人生意义的来源。

白衬衫 MO&CO.

阔腿裤 SHANG XIA

但问题在于,人间天堂可能是不存在的,并没有一个社会能彻底消除苦难,不公平还是会反复上演。

这五种人生意义的来源,但最后我们发现都很脆弱。如果又不信神,又觉得传宗接代是过时的,瞬时体验不够永恒,然后又做不了那些伟大的思想家,人世间还不存在乌托邦,那么人生意义到底从哪儿来?

这个时候,就来到我想说的第六个领域:人的领域。我继续寻找阅读的力量,文学和哲学阅读。我分享一段哲学阅读,来自于加缪:“人生的荒谬在于,滚上山的石头总会落下来,可是你必须相信西西弗斯是幸福的。”

黑色针织裙 YIRANTIAN GUO

项链 DE BEERS

也许我们尝试建立理想的人间秩序,可是过不了多长时间一切会回归原样,可能为了一件事情奋斗了很久,但恶是永远无法消除的。就像石头,一次次推上山,一次次滚回来。在这种情况下,意义在哪里?

意义就在于滚石头这个过程。加缪说,必须相信西西弗斯是幸福的,就是说,既不寄望于一个彼岸天堂,也不寄望于一个此岸天堂。没有天堂,石头总是会落下来,可是他仍然滚这个石头,并为之感到幸福。这个幸福是从哪儿来的?这就是存在主义哲学。

没有崇高天命,在人世间很多事情中你也找不到崇高的源头,但是你仍然要相信在人的存在中有幸福存在。

从这样的阅读中,我自己获得了什么?加缪的这篇文章是我很长一段时间的力量的来源,信念就是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是我们最初与最后的爱,信念就是与内心的良心、正义一直在一起,与真正的人的生命在一起,哪怕没有永恒幸福,也要为此去努力,去选择土地,去选择自己觉得正确的事情。

BAZAAR × 郝景芳

Q:您8岁、18岁、28岁时在读什么书?那是什么样的时代?

A:我8岁时在读《一千零一夜》;18岁在读海德格尔的《人,诗意地栖居》;28岁在读弗兰岑的《自由》。现在还没到38岁。18岁刚上大学,28岁刚刚博士毕业。对我来说,这些岁月都差不多,读书、写作、孤独思考未来。我喜欢的书和喜欢的生活这些年都没发生太大变化。

Q:是在何种机缘、情境下与影响您很大的这本书相遇?

A:加缪的《西西弗斯的神话》是我20岁左右读到的。当时是在大学里,广泛寻找阅读对象。一系列文学家、哲学家的书都读,因此遇到加缪并不算偶然。但是我很容易被加缪的文字所吸引。他有我喜欢的那种特质:内敛、清醒、冷静,却又坚定而充满对人类的爱。

Q:这本书怎样和如何改变了您的人生?它对您产生最大的影响是?

A:这本书对我最大的影响,就是影响到我后来的人生观形成。最初我不懂荒谬的意义,但是一旦我开始真切领会到人生的荒谬性,才真正理解加缪说的“世界是我们最初与最后的爱”,这是在荒谬而无意义的人世间为自己寻找意义。

Q:书中让您印象最深刻的段落或最打动您的部分是?

A:书中最打动我的就是最后一篇文章《世界是我们最初与最后的爱》,我经常拿出来读,不止一次泪流满面。在我的第一本长篇小说《流浪苍穹》最后的章节,我也曾经大量引用。

Q:后来您又重读过这本书吗?感受有什么不同?

A:随着人生经验增加,每次重读都有不一样的感受。对自己在这个人世间的责任越来越清晰。

Q:您希望自己的哪部作品可以影响到更多的人?为什么?

A:希望自己的《生于一九八四》可以对人有一些影响吧,因为这是一本关于自我察觉的小说。

Q:您最近阅读的一本书是什么?

A:最近阅读的一本书是科斯的《变革中国》,讲中国的改革开放,写得真心好。

Q:您在选择书时有没有偏爱的类型或者风格?

A:选择书的时候,第一条是希望作者有思想,无论是学术书籍还是小说。第二点要求是能够用极为清晰的方式把自己的思考表达出来。

Q:您最欣赏的作家是哪一位?

A:最欣赏的作家其实很多。福克纳、塞林格、保罗·艾斯特、圣·埃克苏佩里、罗曼·罗兰、毛姆、埃尔姆·托宾等等。如果非要选最欣赏的,可能是福克纳吧。

Q:您一般会给年轻人推荐书单吗?推荐什么样的书?

A:很少给年轻人推荐书单,我觉得自己的书单一定要自己选。但我会建议所有人读哲学。

Q:您会和孩子一起读什么样的书?为什么?

A:会和孩子读“童行书单”的绘本,我们之所以做教育项目,就是想给我们自己的孩子选择或者提供一些好内容。我女儿非常喜欢我给她读书。

本文原载于《时尚芭莎》4月上 专辑

摄影/吕海强

编辑/徐晓倩、张文冀

策划、采访& 文(除署名外)/徐晓倩

妆发/昕悦

时装统筹/梁紫煜

助理/杨文轶

特别感谢/肖全

©版权声明:时尚芭莎网编辑刘晶,本文系时尚芭莎网独家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刘晶

刘晶

《时尚芭莎》资深新媒体编辑

更多>>

EDITOR'S PICK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