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职场乐活 > 会生活 > 她爬上四千米流石滩,只为一株野花

她爬上四千米流石滩,只为一株野花

时间:2017-02-27 19:41 来源:时尚芭莎

“或许你是第一次听说这种植物,没关系,看过就会很难忘记。”——李茜将植物的特点,一丝不苟地画在纸上,精细到解剖面,再扫描存档。这是植物科学绘画师李茜的日常。

【时尚芭莎网讯】刘晶

文章来源 /青山老农一诺

qingshanlaonong

“品质生活,本不需要那么贵”。我们为忙碌于都市的你,带来回归自然平衡的“植物素生活”;以社群优势去除中间成本,让产品价格回归真实价值。

或许你是第一次听说这种植物,没关系,看过就会很难忘记。——李茜

将植物的特点,一丝不苟地画在纸上,精细到解剖面,再扫描存档。这是植物科学绘画师李茜的日常。



缺氧、负重,爬上4000米高海拔的流石滩上,竟然只为了一朵盛开的花朵。这是李茜对专业的疯狂。


 

爱高山花卉,最擅长植物水彩画。这个80后云南姑娘,以梦为马,硬生生将化学专业转成了植物学。



没有专门学过画画的她,只在英国做交换生期间,接触了西方博物学、自然插画......就大胆申请了爱丁堡大学的植物学硕士,从此进入以植物为伴、绘画植物的生活。


                       


  逐梦,长大后我就成了你  

 

李茜念高中时,看到过一个公益广告,中国植物绘画师李爱莉拿着画笔,对着镜头说,自己不想以后的人们只能从画中看到几乎绝迹的植物。”

 

那是她第一次知道这个职业。但植物科学绘画师成了她自我介绍中“我的愿望”那一栏的内容。


  

逐梦。长大后的她,真的实现了愿望。


▲ 植物的照片只能做参考,标本又太脆弱,精细的植物绘画能提供更完整的植物档案。



静功 | 精细绘画来自沉心的观察  

  

虽然圆了梦想,路走得并不容易。画一幅水彩简单,但要画下植物的根茎叶,花苞、花蕊却是难之又难。

 

它考验的不只是画工,还有对植物的了解。

 


深耕专业的生活是,有段时间,每天早上8点钟,李茜准时出现在植物园里。这里就是她的教室,累了直接躺在植物园的椅子上午睡。


 

她常常拿着植物,仔细地观察:叶脉的走向,雌蕊和雄蕊顶端的区别......一点儿也不能错。


▲ 画中,精细地呈现雌蕊和雄蕊顶端的区别。


一边观察植物,一边记笔记。

 

为了研究杜鹃花,她花了四个月时间在标本馆里,为每一种杜鹃都绘制了肖像画。


▲ 这是报春花的标本。


绘画植物,用铅笔起稿,一定要又轻又准,因为,宣纸一用橡皮擦基本就废了。

 

上色也有讲究,层次、深浅,一点也不马虎不得,最大的技巧,就是练习。


 

听起来真的很无聊,但李茜沉下了心。她说,感觉还不错。“因为你会发现,时间竟然慢了下来,一切都像每一株制成标本的花草,几十年来都没有丝毫改变。”


 

动功 | 野外考察, 哪怕只为一朵野花  

 

合格的植物科学绘画师,不能止步于植物园和标本馆。最后还得落实到实地野外原始考察。

 

野外考察,更辛苦。



趟过水深到膝的湿地,走过用砍刀开路的树林,衣服被汗水、雨水淋湿,再被烈日烘干,晚上回到驻扎地,再加班看很多树枝叶子。

 

最危险的时候,毒蛇曾经离她只有20公分。

 

李茜却爱死了野外。她说:“地球上原来有很多的远方,很多人迹罕至的角落,依然有简单、又美丽的生命存在着。”


▲ 野地里自顾自开花的植物。

 

最难忘的一次,是在4500米海拔的地方看到了高山植物——美丽绿绒蒿。

山体连岩石都因烈日狂风和冰雪侵蚀而碎成了渣,但这株绚烂的蓝色花朵,却硬生生从石头缝里钻出来,开得绚烂!


 

如此残酷的高原环境下,生命仍在抓住机会努力生存,这是特别的震撼和感动。李茜说:


“或许你是第一次听说这种植物,没关系,看过就会很难忘记。”

 


她想,植物分类是一门既古老又充满新知的学科,爱好者们都需要有翻山越岭的野劲儿,又有坐下来翻阅文献的耐心。



这些艰苦的时光,却也是最好的时光。


李茜一心扎进喜爱的工作中去,倾听着自己的节奏,到了时节,就开;到了时节,就落。

 

“这也是所见的那一百朵花、一千片叶教给我的事情。”

 

(图片来源于网络,部分图片来自@山乌龟CallaGoVeg的微博)


©版权声明:时尚芭莎网编辑刘晶,本文系时尚芭莎网独家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刘晶

刘晶

《时尚芭莎》资深新媒体编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