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职场乐活 > 智能站 > 达人专栏 | 人生若只如初见

达人专栏 | 人生若只如初见

时间:2016-03-04 16:55 来源:时尚芭莎

有太多人喜欢这一句,人生若只如初见。

【时尚芭莎网讯】鱼鱼众生

人生若只如初见 何事秋风悲画扇

等闲变却故人心 却道故人心易变

骊山语罢清宵半 夜雨瀮铃终不怨

何如薄幸锦衣儿 比翼连枝当日愿

——《木兰花 拟古决绝词》


可见我们的遗憾深重。命运是最名贵的丝绢,怎样的巧夺天工,拿到手上看,总透出丝丝缕缕的光,那些错落,是与生俱行的原罪。


纳兰词,长于情也短于情,有时太过直抒胸臆,显得浅了,反而没有多少余味。这一阙也有这个毛病,但有了第一句,其他都可以忽略不计。


这一阙,“人生若只如初见”后面的话其实是可以略去不看的。其他的七句,是为了迎合这个词牌而存在,而“人生若只如初见”是泄露的天机。在浩如烟海的辞赋里,也是独绝的存在。实在难找到可以与这句话比肩的句子。用力去想也只有元好问的那句“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勉强可以相当。


两句话,都参透了世情,问懵了苍生。


小时候喜欢听故事,喜欢听故事遥遥的开头。在很久很久以前,在某一个地方,有某个人,在某一天,他怎么样......一切在刚开始的时候都是很美好的。


在很久很久以前,天与地是合在一起的;在很久很久以前,大地上还是洪荒,没有人烟;在很久很久以前,女娲炼五彩石补天,捏黄土造人。是的,在那一切混沌未明的时刻,时光如卵,

一切的故事还没有破壳而出,来不及发展,我们还来不及悲伤。


初见,在杭州的西湖。一个叫白素帧的蛇妖看上了一个叫许仙的弱冠少年。淡烟急雨中,借伞同船,凝眸深处,是心波荡漾,我对你的情是小荷露了尖尖角。


初见,在清净的书院。一个叫祝英台的女子轻轻坐在一个叫梁山伯的书生身边,她叫他:“梁兄”。三载同窗,一朝诀别,楼台相会,你终省得,我就是许你的九妹。可是此刻知晓,花期已误,我们之间是否太迟?


初见,在大汉的未央宫。她身姿曼妙,体无瑕疵,更胜她姐姐飞燕三分。合德,她美得让人脱口而出“红颜祸水”。刘骜,她是命中的魔星。有了飞燕和合德,你是否还会记得,当日从黄金撵上伸出手来,柔情似水,邀我同车的情形。


初见,在骊山的行宫。一次皇家进谏,稚气明朗的玉环给皇帝留下了甚好的印象。容若是在白居易写下《长恨歌》的千年之后,说出“人生若只如初见”这句话来,想来千年前初见的那刹,“回眸一笑百媚生,三千宠爱在一身”该是惹人赞叹的。


初见,我是蒙昧的孩童,天真无邪,兼被初遇的光彩迷惑了双眼,看不清世事的峥嵘。投向你,如从断崖上纵身扑入大海,如此义无反顾。我也知道情深不寿,天妒红颜,可是还是心存侥幸,希望和你是例外。


可是后来的故事总是那么凄惨。

白素帧永镇雷峰塔;祝英台成了马家妇,梁山伯呕血而亡,最后的相守也不过是化作彩蝶一双,算不得成全;曾经的宠冠三宫,被人赞许的宠妃班婕妤,在长信宫中银牙咬碎,泪水滴破脸颊也改变不了秋扇见捐的命运;玄宗回马杨妃死,马鬼坡上三郎终是背弃了玉环,生死诀别。南方荔枝的鲜甜怎化得尽黄花满地无情死的苦涩。于是就有了白居易《长恨歌》的“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的叹息。

盛衰开谢,悲欢离合是轮回之道。你共我,又怎么躲得过?


如若,人生若只如初见,愿宝黛初会就各自转身,两两相忘,省却那滴不尽的相似血泪抛红豆。如若,人生若只如初见,诸葛亮隆中相见,清茶奉君,转身就该掩了那柴扉,关门高睡,不要六出祁山,光复汉室。梁山好汉只管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生辰纲这样的不义之财来多少劫多少,不要跟着宋江混什么狗屁功名,图什么正途出身,搞得廖儿洼招魂幡动,依稀鬼哭。万世豪情一朝消散。


爱情用来遗忘,感情用来摧毁,忠诚用来背叛,在时只洪流中起落,人心长长经不住世事熬煮。一切都存在变数。猜得到故事开头,却往往料不到最后的结局。我们躲不开,尘世背后那只翻云覆雨的手。


人生若只如初见。短短七个字,炸断了多少故事的尾巴。无论是词还是人生,这后面都该是......

初见既是收梢,不用惋惜,不要落泪。留得住初见时心花无涯的惊艳,才奈得住寂寞终老。

written by 鱼鱼众生

©版权声明:时尚芭莎网编辑鱼鱼众生,本文系时尚芭莎网独家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